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的烦恼 第1章 误入乡村田园

2019/09/25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神的烦恼 第1章 误入乡村田园乌云盖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按正常的天气状况,这时候应该下着瓢泼大雨。可是,这里只看见黑如墨汁的乌云遮

神的烦恼 第1章 误入乡村田园

乌云盖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按正常的天气状况,这时候应该下着瓢泼大雨。可是,这里只看见黑如墨汁的乌云遮住天空,让天空瞬间从骄阳白日变成午夜雷电。

即管雷电、狂风叫嚣的再疯,天空也没有一丝要下雨的意思。

时心悦搂着小豆子,吓得瑟瑟发抖。可是,她不能倒下,小豆子的爷爷奶奶还在旁边,作为家里唯一的青壮年,她得安顿好他们。

借着雷电发出的一阵阵骇人的白光,时心悦抱着小豆子来到古爷爷和古奶奶身边,让他们赶紧跟着自已回屋躲着,等这些乌云和狂风过去,大家再出来。

原本以为这样的天气很快就会过去,可是,她不知道现在才是开始。时心悦带着小豆子和古爷爷古奶奶躲进屋后。

平复自已的情绪,通过窗户好像看见天空中出现了亮光,以为是乌云开始散去,就嘱咐古爷爷和古奶奶他们注意安全,自已出去看一下。

时心悦来到外面,抬头一看,发出白光的,哪里是什么太阳,分明就是一个像盘子一样的不明飞行物。

白光所照之处,人纷纷的不由自主的向不明飞行物飞去,虽然离的远,听不到声音,看他们的动作,就知道那些人都是惊慌失措、哀嚎一片。

看到这样的场景,时心悦吓懵了,她来到的不是古代的乡村田园吗?天上那个不明飞行物是什么东西?哪里来的?

为什么它所照的地方,所有人都向它飞去,它就像是个会隔空取物的东西一样,不管人们藏在哪里,只要它照到的地方,不管是在屋里的还是外面的,都纷纷向它飞去。

看见那东西离自己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时心悦顾不得害怕,颤抖的声音,终于把自已的意思喊出来。“古爷爷,你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屋里的古爷爷听到时心悦的话,窗户打开一条缝,往天空一瞧,也搞不清状况,天上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时心悦看他表情就知道,活了快百岁的古爷爷也没有见过这种场景,顾不得那么多,求生的本能,时心悦赶紧冲进屋里。

对古爷爷他们说:“那东西在吸人,我们藏地窖里。”既然房子对它没有作用,家里最深的就是地窖,如果地窖也没有用,时心悦也不知道,他们能藏哪里。

古爷爷看出那东西的不平凡,赶紧应着,拉着孙子,推着自已的老婆子,“快,咱们到地窖去。”

把他们安顿好,时心悦看了看地窖的盖子,感觉它太轻了,不安全,不畏狂风的跑到家门口找了几块大石头,抱进屋里,用麻袋装起来,系上长长的绳子吊到房梁上,然后把绳子的另一头在屋里的柱子上绑了个活节,剩下的丢入地窖里。

做好这一切,时心悦最后一个下到地窖,把盖子盖上,手一拉,绳子的活节松开,装着石头的麻袋快速下落,绳子在时心悦的双手,勒出一条深深的血印。不过绳子还是拉住了,石头没有直接快速的砸到木盖上。

有一百多斤的石头压着地窖的木盖,时心悦放心了。从木梯上下来,跟古爷爷他们说,让他们放心,她都安排好了。

四人手拉着手靠坐在地上,等着这场诡异的天气过去。

不到几分钟,时心悦明显感到身边有什么能量提着她,让她不自觉的飞起来,身边的古爷爷和古奶奶也是一样的情景。

首先向上飞的就是不知道情况的小豆子,时心悦赶紧伸手把他捞到自已怀里抱着。

小豆子被这一状况吓得哇哇大哭,时心悦忙着哄他,一时没有关注到古爷爷和古奶奶的情况。

直到听到“碰”的一声,抬头看去,是古奶奶的头撞到地窖的木盖发出的声音。

这一撞,古奶奶的脑浆爆裂,明显没得救了。时心悦还在想着古奶奶没救了,怎么办,惨事接着发生,因为古奶奶撞开了盖子,古爷爷也跟着飞了出去。

时心悦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他,没有抓到,跟着他的身后,一起飞了出去。

看着飞远的古爷爷和古奶奶,时心悦才醒悟过来,她救不了他们,赶紧抱紧怀里的小豆子。抓着自家旁边的高大古树树枝,惯性的向树的方向甩去,落到一根大大的树干上,时心悦赶紧稳定自已的身形。

怀里的小豆子反应过来,大哭,喊着要爷爷奶奶。时心悦现在顾不上哄小豆子,趴坐在树干上,往四周看去,心里凉了半截。

熟悉的面孔都在往上飞,看着他们不明情况的哭喊、惊恐的嚎叫,还是阻止不了向天上飞去。

时心悦不知道这里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那东西只吸收有生命的人和动物,植物确安然无恙。

看到这一情况,时心悦抱着树干从一只手赶紧变成两只,示意怀里的小豆子不要在哭,向旁边抓紧树干,这时候的小豆子被外面的景像吓坏了,时心悦让他做什么,就本能的去做。

风吹着时心悦不敢长时间的睁开眼睛,听到熟悉的人的惨叫

神的烦恼  第1章 误入乡村田园

,时心悦又忍不住的想看看。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往天上飞去,心里越来越绝望,这些都是曾经帮过她的村民,他们的现在会是一会后的自己吗?她躲的过吗?

想她一个月前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被小豆子的爷爷奶奶收留,心里还庆幸,古树村的村民,民风淳朴,思想开放,对她这个外来者,不问来历,很容易的就接受她,收留她,让她能在这里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看着这些曾经对自已有恩,释放过善意的村民,受到这样的折磨,时心悦心如刀绞,想要恸哭,确怎么也哭不出来。

她为什么要来到这里?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村民在自已眼前失去生命。

她一个月前,还是在一个满是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打拼。刚刚买了房的她,欣喜若狂,觉得自已多年的愿望实现,可以放松一下,学着其她人,决定出去旅游。

一路走来,他们玩的很开心,时心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能在山青水秀的地方玩的那么开心。

好山好水的自然风光,虽然美如仙境,确是她小时候最想逃离的地方,为了离开大山,她努力读书,上大学,找工作,打拼那么多年,终于在城里安家,买了属于自已的房。

曾经为了省钱,成为骨灰级宅女的她,刚刚有了房子,不是在自已的新房子里好好宅着,而是觉得自已终于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就决定以后要好好的享受人生,出去游玩。

好死不死的她,曾经想着脱离大山,第一次出去游玩确又选择去某名山探险。

她为什么要去爬山,出去玩去各大城市的游乐场,或者人多的名胜古迹不好吗?非要跟着一群驴友去体验自然风光。害得她跟队友失去联系,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

想起她买房子时,跟在老家的爸爸妈妈打,妈妈还问,她要买房子,需不需要把家里种的树卖了,拿出来给她买房子。

现在想想她真是可笑,自已就是大山的娃,有那精力出去体验自然风光,还不如回老家帮爸爸妈妈种树,种的树过个几年,父母还能卖了树养老。

想到这些,时心悦悔不当初,自作孽不可活,让她虚荣,脑袋进水了。自家就有大好的自然风光不回去,确跑到什么名山去探险,这就是惩罚。

她来了这里,不知道谁给她的父母养老?他们苦了一辈子,原本以为有个大学生的女儿在城里很有出息,可以依靠,她确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承受得了吗?

想到她刚刚从山里走出来,什么都不懂,这里的村民用心的开导她,对她照顾有加。时心悦就恨不得自已去死,换回他们的平安,换回他们的性命。

滁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滁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滁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滁州白斑疯医院
滁州白癜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