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春天晴好“毕业”

2020/03/27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已近,何为悲凉?文 油条 雾气笼罩着整个乡村,公鸡在湿冷中准时鸣叫。月光照得地面发白,赵花惊


已近,何为悲凉?

文 油条

      雾气笼罩着整个乡村,公鸡在湿冷中准时鸣叫。月光照得地面发白,赵花惊醒。看着屋外明晃晃的,一骨碌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怂怂身边的丈夫。 林子快起床了,等会来不及了。 林子在她的催促声中懒洋洋地看了看表。怒骂: 还早,你叫老子干?你是不是欠揍了?

      赵花已经习惯他这样的语气和行为,走出房去喂猪和鸡,接着劈柴做早饭。她得做一天的饭,和林子出去做活,要到晚上才回家。看着天色差不多了,她抬着一盆洗脸的热水进了房。 林子,你起来洗脸吃饭,该出工了。 林子眯着眼,打量一下天色,才懒洋洋地从被窝里爬起来。他去洗脸,赵花就出去接着忙活了。刚到门口,又是阵呵斥。 你他娘的,想烫死老子吗? 赵花呆愣在门口,眼睛里充满难过和不堪。林子又骂: 你还不快点加冷水,找死是不是? 她回过神来,赶忙跑到厨房舀来一瓢冷水加在里面。林子试试水温,得意地吹着口哨,洗着他那块长着一条大刀疤的脸。

      林子的疤是混社会时被砍的,在城里跟着黑帮混。像他这样的小喽啰就只有被砍的份。好不容易捡回命来,在家又好吃懒做。没多久就去偷,邻居、朋友 夜路走多了,撞鬼也是必然。他被抓入狱,几年出狱。之后也还安稳,靠着他独眼的爹养活。打打牌,骑着摩托到处乱跑。直到遇到赵花。

      赵花是山村的,大山里交通不便。她身材丰满,长得淳朴老实。一双胖胖的手和厚厚的嘴唇让她更加可爱。与林子同时追她的是一个集市上搞装修的小伙子。小伙子老实,有些腼腆。皮肤白白的,身材不如林子高大。在林子面前他就是一娘娘腔。而且,他每次去赵花家都是走路,不如林子,骑着大摩托,潇洒威武。过日子林子不合适,可人家讨女孩欢心呀!很容易就把赵花娶回了家。过上使唤潇洒日子。

      林子只穿了一条短裤,两胯占住桌子一方,抬起桌上的饭大吃起来。赵花却还在准备这天出工的农具。她耐心地把锄头上的泥一块块刮下来,这样可以干起活来更轻松些。镰刀也磨了一下。洗过手,到厨房吃饭。林子已经吃得满嘴是油,仅有的肉吃光了大半。她坐下来,给自己舀一碗饭,吃些剩下的饭菜。林子吃饱,开了电视,磕着瓜子等赵花。

      赵花吃好饭,把碗收洗好才叫林子出工。今天她不用准备晚上的饭,公公婆婆送孙子回家,他们会做。林子他们在当地一个蔬菜种植大棚工作,负责除草和浇水。工作不多,但是麻烦,工资不算高,养活他们的孩子凯没问题。

      做完工作,太阳已经落山。赵花抬着农具跟在林子后面回家。在门外,她问到肉香,还有儿子的声音。她高兴地进门,凯就抱住她的脚,粘着她。她放好农具,帮着公公婆婆做饭。

      婆婆和赵花说: 花,快过年了,我和你公公看你们也困难,就给林子一万块,好好过个年,给凯买几套衣服。

      知道了,妈。您放心吧!

      吃过晚饭,林子在城里的弟弟把两个老人接走了。赵花把碗筷收好,凯让她陪着看电视,她坐在凯身边,有些不安。林子在晚饭后就不见了,打电话也不接,她担心会出事。她让儿子自己看电视,她出去找找。

      她顺着灯光走到村口,她听到林子在大声嚷嚷: 去你娘,看老子不收拾你们? 她找到声音来源,正是村里的小赌馆。赌馆里面烟雾缭绕,呛得赵花眼泪直流。很多男人,围着林子,默不作声,只等着最后的输赢结果才几声感叹,一堆粗口,一阵欢呼。赵花拍拍林子的肩,说: 林子,回家吧,别玩了。 林子可不管,大声呵斥: 你给我滚回家,不要打扰我。 赵花知道自己没办法,只好含着眼泪回家。想着,不管就是了。大不了输光所有钱,这年不过了。她带着孩子看玩电视就去睡了。

      到了半夜,她听到巨大敲门声,是林子。她穿着拖鞋,披上一件衬衫忙去开门。林子进门,看了她一眼。劈头就给她一巴掌。她还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林子又来一脚把她踢到在地上。嘴里骂着: 混蛋,让你打扰老子,不是你,我都把钱赢回来了。 接着又对着肚子几脚,疼得赵花蜷缩在地上,咬着嘴唇,默默流泪。不知道她从哪里听到,大人暴力对孩子不好以后,林子每次打她,她都忍着不叫出声。她,在地上蜷了很久,直到稍微好一些才勉强起来,挪动身体想睡到床上。谁知道林子躺在床边,她不敢惊动他,只好又挪到沙发上去睡。

      赵花还没睡醒,就听见林子吵吵嚷嚷,孩子哭得很大声。她拄着沙发,不顾被林子踢伤的腰和身体。她看到,林子在砸锅砸碗,一边的凯被吓得哇哇大哭。林子对着赵花打吼 这么晚了还不做饭,想饿死老子不成? 说着几个大步走到赵花身边,揪着她耳朵说: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快去做饭。

      赵花拖着身子到厨房去,厨房一片狼藉,她艰难地弯腰收拾。一边的凯也再哭,吸着鼻子带着眼泪过去帮忙。林子,在客厅嗑瓜子看电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饭做好了就到厨房吃,吃完擦着嘴又出门去了。

      赵花收拾好一切,像以前伤透心的一样。带着凯回娘家去了。

      林子回家,发现她不在。心中已经有数。以前他只要买点东西带着去岳母家总能接回赵花。这次,一定不例外的。他不怕,他卖了家里的牲畜接着去赌。这次他没有去接赵花,却出现意外惊喜。她自己回来了,还有她父母。接着还有一万块钱作为他们过年钱。

      赵花心中无奈,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为了孩子,把这个家撑下去吧。她又过回以前那种日子。

      林子拿到这新的钱,死性不改,霉运不减。当天晚上,又输光了所有钱。这次赵花没有去找他,没有管他。什么也没说。伺候着他的饭食。直到除夕

      没钱的林子很安分,在家看电视吃瓜子。偶尔会去摆弄下农具。看着家家都买了很多菜回家过节,自家却拿不出一分钱来。从除夕开始到元宵,林子看着桌上自家地里的苦菜,摇头悔恨。后来他没说话,放下筷子就去睡觉。

      赵花,陪着孩子做作业,看着孩子和小伙伴玩。脸上没有任何地表情。想着明天又可以去上工了,孩子学费能赚够的。她长舒一口气。

如何分辨口腔溃疡病因
风湿骨痛手脚麻木怎么办
儿童能用哪些止咳药
痛经期间吃什么比较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