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小说能过末儿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能过末儿是我们的地方方言(含贬义),意思是说某人对某件事儿有高于普通人的见解,俗称能过末儿儿。  能过末儿是我单位的一名普通员工。因为生性爱

能过末儿是我们的地方方言(含贬义),意思是说某人对某件事儿有高于普通人的见解,俗称能过末儿儿。  能过末儿是我单位的一名普通员工。因为生性爱占小便宜,办事又常常是得不偿失,私下里,同事们送一雅称:能过末儿。  前不久,有同事看单位的一小块空闲地荒着可惜,经请示领导同意后,同事置办了一把铁锨和一把钉刨,下班后就把荒地开垦起来。能过末儿看别人开荒种菜了,他也赶紧上前凑热闹来了。碍于同事面子,同事把开垦了的荒地让给了能过末儿三个平方。  这天下午,同事买来化肥和菜种,能过末儿就像长了一双犀利的老鹰眼一样,看到同事来播种,他立马走上前来,几句阿姨奉承的话后,同事就把播种后剩下的化肥和菜种都给了能过末儿。能过末儿一看自己的甜言蜜语起了作用,赶紧捡起同事留下的化肥和菜种,三下五除二地就播种完毕。  转眼十天半月过去了,同事的菜地长出了绿油油的一大片青菜,能过末儿的荒地竟然连一根野草也没长出苗。  这天上午,短暂的工休时间里,几位同事无意间有说有笑地来到了小菜园边,看着冰火两重天的两块儿小菜地,大家说啥的都有,,还是同事的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能过末儿本身就是一位爱占小便宜的人。开始种菜时,荒地是我开垦的,菜种和化肥是我投资的,能过末儿只不过付出了几句掏耳屎的话和自己的一点力气而已;我种菜后剩下的化肥本来就多,谁知道能过末儿看着是不掏钱的买卖,他非要把我剩下的菜种和化肥都撒进菜地不可,结果是,土壤中的氮肥含量过高,硬是把菜种都烧死了,难怪现在我的菜地绿油油,能过末儿的菜地光秃秃。”  “哈哈哈——”听同事说完,大家笑得更开心了。下班后,同事们发现,在能过末儿老婆子的一声声嘟囔中,能过末儿在那儿撅着屁股,一钉刨一钉刨地开始重新刨地种菜起来。  在能过末儿看来,生活中、工作中、只要自己不吃亏,就算自己占便宜后有人奚落自己也无所谓;好处与脸面之间,还是好处重要。  一天夜晚,几位同事酒友小聚。因为同事们都知道能过末儿的脾性:凡是吃兑壶喝酒,能过末儿都会以各种理由拒绝,一旦遇到吃白食时,能过末儿总会不请自到。这次几位同事酒友小聚,还没等有人邀请,能过末儿就闻到酒香。一会儿的功夫,能过末儿就大大方方地走进了酒桌。一顿好吃好喝后,能过末儿自嘲地笑笑就想离席。一位同事赶紧上前扯住了能过末儿的衣角:“喝酒要尽兴,不醉不能走。”这一劝不当紧,能过末儿干脆借坡下驴,他微微一笑,坐下后就伸出了手,非要与大家划拳行令抢先过关不可。  看到这一架势,一位同事偷偷地给大家使了个眼色。一阵穷追猛打后,能过末儿终烂醉如泥,瘫倒在一旁。  第二天早饭后,同事们都按时到单位签到上班,唯独能过末儿的老婆在不依不饶地大声责骂着能过末儿:“你个不要脸的,不能喝酒还偏要喝;两天前我就告诉你了,今天是我父亲的60大寿,本来说好了的,我们今天早点去祝寿,可时过三晌了,你还死在床上起不来;就是今天不给我父亲过寿了,我也要把你的丑事告诉给你领导去。”  两天后,能过末儿才因喝醉酒而缓过精神头。这天下班时,他见同事们在一起聊天,走上前来,他主动给大家套近乎。他一边给大家说话,一边给大家掏烟抽。同事们一看他从衣兜中掏出的香烟还是前天晚上喝酒时的香烟时,大家心里都有了数。  接过能过末儿递上来的香烟,有的说牙疼不想吸,有的说一时口干难受等会儿吸。  “你们不吸我自己吸。”能过末儿说完,独自吸烟起来,谁知不到一分钟的时候,能过末儿嘴角上的香烟“砰”的一声炸开了,能过末儿随即“呸”地一声,他恨恨地把烟把儿吐在地上:“谁这么损啊,香烟里裹小炮。”  看到能过末儿的狼狈相,同事们都笑成了一锅粥:有的两眼泪花,有的直喊娘,还有的说闪住了腰…… 共 14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昆明市癫痫病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梦中人

下一页:现代生活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