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新政过去两个多月海淘路上的创业者们还好吗

2019/03/08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虎嗅注: 4月8日,海淘新政正式实施,包括新的进口税收政策,并同步调整行邮税,取消了税费50元以内免税等。这一政策对海淘行业有了很大的影响,

虎嗅注: 4月8日,海淘新政正式实施,包括新的进口税收政策,并同步调整行邮税,取消了税费50元以内免税等。这一政策对海淘行业有了很大的影响,易连续几个季度营收的上涨,与它海淘业务的发展密不可分,在国内,海淘面临着相当大的市场,不止新秀创业者不断崛起,老牌的一般贸易平台也开始瞄准跨境市场,比如天猫、京东等也都在该领域进行布局,拼价格、拼货品、拼渠道,竞争相当激烈。

那么,如今新政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对海淘领域到底有什么具体影响?这些企业都是如何面对的?创业者现在入局还有机会吗?应该从哪几个点切入?街蜜海外购CEO王扬,鲜Life CEO肖欣以及海蜜全球购CEO庄笑峰将会告诉你。

以下内容来自虎嗅FM节的“新政之下,海淘电商的阵痛与阵亡”圆桌对话,虎嗅做了删减和:

袁佛玉:易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王扬:街蜜海外购CEO

肖欣:鲜Life CEO

庄笑峰:海蜜全球购CEO

脱欧对跨境电商有影响吗?

袁佛玉:你认为英国脱离欧盟,英国商品降价会对跨境电商带来什么样的压力和机会?

王扬:脱欧,对于跨境电商企业主要是偏两大类,一个做零售,一个做后端供应链,对于后端供应链这一块的影响比较大,基于规模化的大量采购时,一定会对于汇率这一块非常敏感。

相对来说,对于前端做零售这一块来说会比较好一些,毕竟是在做零售的,价格敏感度不是那么高,特别是海淘的领域。本来面对的客户是中国的中产阶级,而且专注的是做消费升级这一块的领域,所以,在这一块上的感触不是特别地明显,我相信现在很多同行脱欧更多的是做营销或做大促的机会。

袁佛玉:短时间内用户行为有什么变化?

王扬:因为时间太短,目前还没有看到什么。第二,不管什么样的规则,包括汇率、政策,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公平的,保税区的优势取消了,奶粉、尿不湿的价格上升了。该增长的还是会增长,所以这是我们从长期来说还是会看重用户在消费升级这一块的需求,这是我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创业者现在进入还有机会吗?

袁佛玉:现在从0开始的垂直海淘的创业还有机会吗?

新政过去两个多月海淘路上的创业者们还好吗

它有什么样的模式和创新点?

肖欣:从我原来做投行背景来看,除了易卡拉,都是垂直领域出身,无论是京东,还是过去上市的企业,都是做垂直领域出身。因为零售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每个品类里,都有很多的机会,在中国13亿市场,原来的行业和市场,任何数值乘以13亿都没有这么大。

现在大家回归理性,从创业者的角度,无论是做垂直,还是要做任何模式上的创新,核心还是自己团队的优势,脱离这个去谈创新,都是一个特别美好的梦想。

创业的核心是人,这是,去找到垂直领域和拥有的优势,去切一些目前没有被很好服务的人群、没有被很好连接的场景和没有被很好挖掘的货品。

目前在市场环境和资本环境里面,大家希望看到的是先用小的投入来将模式和交易量进行确认,再来提升交易量。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两点,,找到自己的优势去切入垂直领域进行创新;第二是如何在极少的资本投入情况下,在这个方向上有一定的突破。

袁佛玉:比如有没有您看到的某一些具体的机会,但您可能没有经历或是和现在的鲜Life整个模式非常契合,所以你没有去做的?

肖欣:零售这一块,任何一个小的机会都能够去支撑一个团队。近的一项经验,税改之后,一般贸易的交易量增长得非常快。一方面,在今年年初因为知道税改的风声在布局一般贸易,通过多条链路进入中国,你会发现很多产品用一般贸易就不是那么复杂的事情。

其实比你想象的简单,税收的成本不亚于跨境电商的成本结构,而有了一般贸易以后,很多商品的布局和销售络的建立,比跨境电商更加容易。如某一款牙膏,在我们原来用跨境电商进行销售时,所有平台加起来就几万支,除了淘宝代购。

跨境电商在这个角度里,给中国市场带来的不仅是平台新的生存机会,更多的是对中国市场进行了很初级的的教育,让更多人能够了解和接触到产品,而这些人终还是要在非电商平台上去完成次的尝试和交易,而这一块下可以由很多门道去做,跨境只是一种方式,而不是满足所有消费者,所有进口商品的需求的方式。

如何看待跨境贸易与一般贸易的结合?

袁佛玉:当跨境的新政出来之后,不少企业都会在考虑跨境和一般贸易的结合,请三位分别讲一讲你们怎么看这个问题。

更看重长尾商品

庄笑峰:对于一般贸易的模式,并不是我们擅长的,它是传统零售巨头所玩的游戏。一般贸易要讲究规模,我们更看重的是长尾,长尾就是国外当地本土品牌的产量是有限的,并不依赖于过去传统一般贸易来做。

王扬:同意笑峰的观点。一般贸易与跨境贸易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税的区别。我们更看重的是整个贸易的长尾,因为在消费升级的领域,的消费端的痛点是信息不对称,中国是一个世界的“代工厂”,有很强大的生产能力,或更多的行业产业过去在不断的被工业化,去讲究规模化生产,往这个程度去发展,很多好的东西在中国是感受不到的。

一般跨境贸易做了两年多,我们会发现一个问题,国家政策再怎么变,对于海淘今天品类的变化的影响是非常小的。过去有一个观点,认为海淘是一个伪命题,是因为觉得今天做的很多的奶粉、尿不湿的品类,像宁波保税区80%、90%的商品都集中在这个上面,这些商品没有跨境,依然在卖,过去天猫、一号店都在做这一批市场,现在有了行邮税,有更好的政策来做。品牌知名度高,资金周转率快,可以进一个集装箱的尿不湿,很多长尾的品类。中国消费者认知度不高的品类不会去做,这种情况会持续,甚至会再继续维持5至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从海淘的领域来说,更多的机会在于去帮助用户开发世界上更好的一些商品,C2C是在短期或相对长期来说, B2C是直接控货,短期之内的体量很大,但从C2C来说,更看重它的未来,因为只有长尾的商品或C2C发展起来,才代表海淘的市场能够真正地发展起来。这是我的观点。

打通线上线下

肖欣:作为小的B2C公司而言是顺势而为,能够在这个风口上,在跨境的平台上能够做好,要满足产品能够快速地和消费者发生交流,以至于推广品牌的这样一个阶段性的使命,中国的零售80%、90%还是下,未来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发生颠覆性的改变。

而跨境电商作为一个在这两个品类里承担的历史使命,更多的是满足一方面成熟的一线城市的消费需求,更多的是满足二三线城市,甚至四线城市的内容导入、品牌推广和产品测试的使命。

未来进口商品的主战场在短时间内还是在平行进口和一切贸易当中进口。平行进口,满足了一部分一线城市的长期络购买者外,也满足着很多城市的品牌推广。如何将线上线下的渠道打通,如果将一般贸易和跨境贸易做很好的衔接,如何在价格方面,从品牌代理端和商品的控货端将价格体系做到线上线下的贯通,这是一般贸易和跨境贸易需要去思考的事情,跨境电商真的太快,没有想得太明白。

如何理解好货?

袁佛玉:怎么看好货的关键策略的,以及在你们现有的商业模式里,你们觉得自己在好货这件事情上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好商品、好服务

庄笑峰:改变全球好商品,是当地本土的好产品,我特别喜欢吃北京的小吃,第二是好的服务和品质,因为现在大家都在提消费升级,一是消费结构在变化,当时在淘宝做全球购的时候,那时候大部分在买包包,现在买日化品更多。对于好货,必须好商品,第二是服务品质。

数据判断、服务

王扬:好货,我这边理解是两件事情:,要解决的事情是通过数据去判断好货,在数据挖掘这一块去做。前面已经谈到的,有两类商品比较少,一个是保税区里的奶粉、尿不湿,第二是品,我们会觉得这一块未来会涉及到一些品牌侵权,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它也是属于爆款,LV里的款式就这么多,是以供应链来做,从长期来说会更具优势。

第二,延伸到服务的角度来说,以阿里的经验来说,淘宝在专注在做两点,一个是做交易规则,一个是做营销工具,从这个服务角度来说,我们在交易规则上将更多的持续地去优化,针对海淘的市场。

新鲜、受欢迎的产品,亲民的价格

肖欣:关于好货的解释和定义,我相信每个行业都是一样的,大家喜欢的产品,特别愿意买单的价格,或希望新鲜出炉的产品。,从这几个点来说,快销这个领域相对比较容易做,进口商品代表着相对的好货或相对的品质;第二点是对于好的供应链来说,如何能让商品能够新鲜、快速地进入到中国,以的成本提供给用户,从服务的角度来说,是将商品能够在模式和平台上给予这些零售的终端的支持,到消费者手里,自然是一个好货的的感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