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宫泽宸沈安安小说多瓦

2020/09/17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宫泽宸沈安安小说宫泽宸沈安安是小说《疼你入骨宠你入怀》中的主人公,由作者苏小凝创作 ,主要讲述了:就算是知道父亲从来没有真正在意过自己这

宫泽宸沈安安小说 宫泽宸沈安安是小说《疼你入骨宠你入怀》中的主人公,由作者苏小凝创作 ,主要讲述了:就算是知道父亲从来没有真正在意过自己这个做女儿的,可是亲身体会过,沈安安还是觉得很心酸,这沈家只有爷爷才是真心关爱自己的,沈安安攥紧了拳头,更加坚定了要把沈父手中权力架空的想法,沈家要是一日在沈父手中,她沈安安就别想逃脱沈父的掌控,为今之计是先和程耀阳解除婚约再说,这个渣男她已经忍耐够久了......

>>>《疼你入骨宠你入怀》在线阅读 <<<

《疼你入骨宠你入怀》第116章 侮辱人格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分手!”

沈安安面色无波,语调却极为坚定。

程耀阳一下子心里没了底,恳求的看她,声音放软,“安安,你别赌气好吗?我让你打回来可以吗?”

身后,一阵清朗明快的声音响起,“原来你们在这儿!”

程耀庭双手插着兜,步伐潇洒的走了过来。

第一眼,便看到沈安安脸上明显的掌印,眉头蹙的不着痕迹。

“父亲找你们!”

程耀阳言道,“这就来!”转头恳求的看向沈安安。

程耀庭就站在那里,并没走,似是在等两个人一起回去。

沈安安强忍眼泪,对这程耀庭点了一下头,提着裙摆进了大厅。

程耀阳松了一口气,为刚刚的鲁莽后悔不已。

一个沈安安而已,何必如此动气?

她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不正是他日后甩掉她最好的借口吗?

抬步要走,却被程耀庭拦下,递过来一张纸巾,“哥,你太急躁了!”

撂下一句,程耀庭闲适的笑,透着一抹看好戏后的幸灾乐祸,转身而去。

程耀阳恨的攥起了拳头。

他的东西,别人绝对不能拿走,亲兄弟也不行!

三个人前后脚进了大厅。

沈安安拍卖婚戒的举动,一下子将局面反转,媒体一边倒的夸赞沈安安的气度,作为老公公的程远达也更加被抬高了高度,此刻正配合着媒体各种拍照。

身边站着褚冰清,还有沈长山夫妻,说说笑笑,一片和谐。

沈安安美目微动,攒出一阵雾气,才走了过去。

“伯父,我有话说!”

看出沈安安面色严肃,程远达急忙给周毅递了个眼色,让其引开记者。

沈长山也走前来,“安安,你的脸怎么了?”

白皙的脸蛋上,红色十分明显,任谁都一眼便能看出来那是被打的。

沈安安看到了亲人,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慌了。

媒体众多,真要是被拍到后果不堪设想。

程耀庭适时的走过来,站在媒体可看见的位置,又挡住了沈安安。

“父亲,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休息室吧!”

程远达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耀庭说的对,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沈长山同意的点头,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一行人找了一间休息室。

沈长山关心的看向沈安安,“告诉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要跟程耀阳分手!”沈安安抹了一把眼泪。

“什么?分手?”程远达刚享受到沈安安刚刚的善举带来的一系列的好处,下一分钟这小两口就要分手?

褚冰清更是冷着一脸,冷哼道,“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怎么?觉得刚刚表现的好了,又要拿我们程家一手?”

沈长山听了褚冰清刻薄的话脸色不好看,可终归也是不愿听到“分手“这两个字的。

“到底发生什么?安安,你和耀阳这么久以来不容易,不要总把分手这种话挂在嘴上,刚刚拍卖会上,你表现的很好,爸爸都看在眼里,怎么下了台又闹小孩子脾气?”

沈安安心中一凉,她脸上这么大一个巴掌印,沈长山却说她在耍小孩子脾气。

除了爷爷,整个沈家人没有一个是真的关心她。

她早就应该有这个觉悟的不是吗?

“程耀阳打我!您觉得,我还应该容忍吗?”沈安安反问。

程远达一声怒喝,眼里的看向程耀阳,“你对安安动手了?”

“父亲,我刚刚……只是一时冲动,是不小心……”程耀阳理亏,眼神躲避。

“成事不足的东西!”程远达作势就要打,身后的褚冰清急忙将其手臂拉住。

“远达,耀阳向来稳重,不会无缘无故冲动行事的人,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沈安安的唇畔牵起,讽刺的呵出一口气,“伯母,您护着儿子我无话可说,您看不惯我也由来已久,我和耀阳分手,您能找适合的儿媳妇儿人选不是更好?”

褚冰清一张美艳的脸,冷意十足。

自小养尊处优,对于一个本来就不满意的儿媳妇儿哪里会有什么好言语?

“你别以为刚刚在拍卖会上的举动得到了几句夸奖就有资格耍脾气,你一次又一次的闹分手,是真当程家的人这么好说话吗?”

沈长山怎么说也是沈家的当家人,被褚冰清这么说自己的女儿,脸上也挂不住。

可总也不能跟一个女人斗嘴,转头看向程耀阳,“耀阳,安安到底怎么了?你竟然对她动手?”

程远达也言道,“是啊,安安,到底是什么事,伯父为你做主!”

沈安安心中讽笑,与她预料的一般无二。

程远达尝到甜头了,选举拉票时间已经接近尾声,程远达现在的心情一定是煎熬的,不希望出现任何不利的事情。

有了今天的满堂彩的慈善晚宴,为他以及整个程家大大加分,她这个准儿媳妇儿还是他接下来的宣传的重要因素之一,怎么会同意分手的事?

不过,她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分手,不然戏还怎么唱?

程耀阳,这是你欠我孩子的,我一定要让你在最得意的时候,众叛亲离,家破人亡。

听到程远达的话,沈安安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的越发委屈起来,“他侮辱我的人格!”

房间里没有媒体也没有外人,程耀阳也不想再隐瞒怒火。

“是我侮辱你,还是你本来心里就有鬼?既然父母都在这里,那你说,如若你和那个男人不认识,为什么他会送项链给你?七千万啊,那不是个小数目,没有鬼谁信?”

沈安安失望的看着他,冷冷的呵了一口气,“还真是贼喊抓贼,当初被拍到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的人是你!不要把你龌龊的思想加在别人身上!”

“好,那你说啊,那个男人是谁?你又为什么在大厅广众之下拍卖我们的婚戒?你是嫌程家的脸丢的不够是吗?”程耀阳彻底火了,语气咄咄逼人。

沈安安气的咬白了嘴唇,眼圈泛红,委屈的很。

沈长山上前,劝慰道,“安安,爸爸相信你,你是怎么想的就说出来,有什么事都能解决!”

沈安安似是听到了父亲的关怀的话语才软下了声音,却又不甘的擦了一下眼泪。

“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耀阳,为恨不得每个劳动力当天干什么都给定下来了程家?”

心肌梗死高血压治疗方法
小儿感冒脘腹胀满是风热吗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Ⅰ)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降压效果怎么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