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热血英雄 封魔城7

2020/01/16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热血英雄 封魔城7可贴身拼杀毕竟不是封魔人的强项,硕壮的变异红黑野猪也绝非他们以刀剑就能抵挡。交战不多时,封魔人就处于了下风,在随着时

热血英雄 封魔城7

可贴身拼杀毕竟不是封魔人的强项,硕壮的变异红黑野猪也绝非他们以刀剑就能抵挡。交战不多时,封魔人就处于了下风,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爬上城墙的变异红黑野猪越来越多,封魔人已开始抵挡不住,被逼得一步步向城下退去。

天尊在谯楼一连砍翻三只变异黑野猪,环首两侧,密密麻麻尽全都红黑斑驳之色,再往城外望去,数不清的变异红黑野猪依然在不停的往城墙上爬,心知在这样下去,城墙必将守不住,当即将心一横,高声对身后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喊道:“老王,你在这里坚守,我带人出城冲杀一圈。”

这老王也是封魔城中一位极受人尊敬的人,因念风需要照顾老人和孩子,天尊便临时将他叫来做了副手。此刻听説天尊要带人冲出城,不由大惊,忙到:“城主,城外全是魔军,你这样冲出去不是自投罗嘛!”

天尊道:“这些魔军现在正攻城甚紧,绝不会想到我们敢冲出去,所以它们必然毫无准备,这样正好可以杀它们个措手不及,以缓解城墙上的压力。”

“可你们一出城就将完全暴露在那些弓箭手的攻击下。而且远处的哪两个石头人方队还没有动,要是它们突然冲上来,在和城下的变异野猪联手,你们就危险了。”

“如今已顾不得那么多了。照眼下情形,用不了多少时间,魔军就将完全占领城墙,到那时我们将在无回旋的余地,只有进入最后的巷战,那样是否能坚持到老人和孩子安全撤离将很难説。而此刻冲出去,尚可能扭转战局,至少也能缓解魔军的攻势,为他们的撤离多争取diǎn时间。”

老王这才知道天尊此举的真正用意,他这是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心中敬服之意油然更加强烈,当即diǎn头道:“对,必须为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但城主,还是我带人冲出去,你是一城之主,万不可冒这个险。”

天尊将手一挥:“正因为我是城主,就更应该带这个头,如果我们在城外被困,你就立即组织人后退到城中,与魔军展开巷战,尽量拖延时间,万不可带人出城营救。”

“那怎么行,我怎能眼睁睁的置你们生死于不顾!”

“那你就要置老人和孩子的生命于不顾吗?”天尊声音一下变得严厉起来。。

“我。。。。”老王还欲坚持,天尊却又已断然喝道:“我们现在在这里浴血奋战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他们吗!要是连他们都保护不了,我们也枉为人子人父了。”説完,也不待老王回应,便从谯楼上纵身跳了下去,如一只大鹏般飘落到地面。老王望着天尊绝别的背影,一咬牙,将手中长剑向天一指,大声吼道:“大家听好了,我们就是死也要死在城墙上。绝不能让魔军踏入封魔城一步。”

刚一落地面,天尊便立即派人去通知中心广场的念风,让他带领老人和孩子立即从‘同心xiǎo径’撤退。他自己则快速组织起人来准备反攻。此刻城下本就挤满了人,一个个眼见着城墙上惨烈的战斗却又搭不上手,早已是急红了眼。天尊一声呼唤,便立即有万余人聚集了过来。望着眼前一张张熟悉或不太熟悉,年青或已不太年青的脸,天尊心中也是澎湃异常:“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跟着我冲出这道门以后,不知道还有几个能够再走进这道门来。”

“啊”一个从城墙上摔下来的人的惨叫打断了天尊的思绪,当下抖擞了一下精神,高声喊道:“封魔城的勇士们,今天我们或许会死去,当我们冲出这道门以后,或许再也不能回来。但历史会记住今天,记住今天我们为了封魔城的存亡在沐血奋战。记住今天我们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在沐血奋战。勇士们,握紧你们手中的刀,让我们与敌人奋战到底!”天尊狂怒的话音还在广场上空回荡,“杀”;“杀”;“杀”;的高呼声已响彻了云霄。

“吱。。。。呀”,大门被缓缓打开,在城外的变异红黑野猪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反冲对万余名热血沸腾的封魔人在天尊的带领下便如狂风般向城外卷去,惊慌失措的变异红黑野猪顿时大乱,惊慌失措的向两边躲避,一时自相践踏者不计其数。原本是一片红黑泛滥的海洋,此刻却被硬生生的划开了一条缺口,并纵深一直向前推进。续而将整片海洋撕成了两块。

不远处的石头弓箭手本已背箭收弓,被封魔人这一冲搞的是猝不及防。待要拉弓抽箭,封魔人却已攻到了眼前。没有了距离优势,弓箭便失去了用武之地,此刻的它们可以説是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在封魔人一阵刀砍符砸之下,被冲的七零八落,亏得它们是岩石之身,一般的攻击对它们伤害有限,不然整个方队五千多石头弓箭手在转瞬之间只怕就会被消灭的干干净净。然而纵使这样,被打散架的也有十之三、四。剩下的则纷纷朝蓄水沟边退去。

天尊知道,变异红黑野猪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攻上城墙,都是因为有这些石头弓箭手协助的缘故。而现在之所以反击会这么顺利,皆是打了魔军一个措手不及,如果现在不乘势将这些石头弓箭手彻底消灭,就算是重新夺回城墙也是坚守不住。于是也不去管两侧那些变异红黑野猪,带领着这万余人组成的反冲队只是一个劲的追石头弓箭手,要将它们消灭于蓄水沟之前。

变异红黑野猪攻城方队这边,在经过短暂的混乱后,也放慢了攻城速度,转而组织起一部份变异红黑野猪从后部朝反冲队反扑过去,要切断反冲队的后路。

发现变异红黑野猪的动向,天尊一边命令反冲队前队继续咬住石头弓箭手方队不放,一边指派后队调转矛头抵挡扑上来的变异红黑野猪。这次他带领出城的这一万余人都是年青气盛的青壮年。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城下看着城墙上的苦战。早就想冲上去和变异红黑野猪拼命。可苦于天尊早有命令,不许他们妄动,二则城墙两头的通道也被人群堵满,就是想上去也上不去,整整一个上午就只能眼睁睁的在下面干着急,实则心中早已是憋足了火。此刻冲出城,无异于束缚的双手被解开,一个个奋勇向前,势不可挡。而城外场地空旷,不似城墙上人挤人,只有硬拼硬挡。在城外,完全可以用跳、闪、腾、挪进行躲避,并且有足够的空间施展火符配合刀剑进行攻击。在城墙上可能一个封魔人战不过一个变异野猪,在空地上,一个封魔人甚至可以同时对付两个变异野猪。故而变异野猪的反扑并没有对反冲队造成多大的影响。反而是被反冲队拉的远离了城墙。

然而就在封魔人杀的性起之时,蓄水沟边那两个已经过沟的石头锤手方队却悄悄的从两侧向反冲队迂回包抄过来。从看见它们的第一眼起,天尊便从它们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压迫感。无论是外表或气势,它们都比变异红黑野猪强大的多。在发现它们的意图后,天尊心中也是连呼不好,虽抱着必死之心出来,他却也并不想将身后万余条生命就这样送到魔军手里。当即高吼制止住前队攻势,反身大吼着带领反冲队朝封魔城方向杀回去。

可那些阻挡反冲队的变异野猪似乎也知道当前形势,一个个拼了命的阻挡,使得反冲队一时很难向封魔城靠近。封魔教主站在蓄水沟过眼看这一切,嘴角不由泛起一阵狞笑,这正是它要看到的结果。在它心里非常清楚,要想征服封魔城就必须要先征服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天尊,如今,天尊将要陷入自己的重围,封魔城也自当不攻而破。

封魔城墙上,两军依然激战甚酣,然而形势已有所改观。天尊带领反冲队出去冲杀,不但缓解了城上压力,也鼓舞了城墙上封魔人的士气,对于封魔人不利的形势,正一diǎn一diǎn的被找回来。封魔人又渐渐占据了主动权。老王站在谯楼上,一边指挥着封魔人抵御变异红黑野猪,一边密切注视着城外反冲队的情况。此刻见反冲队回城受阻,心中不由大急。可天尊有令在先,不准出城援助,他也不敢违抗。当下只得传令将谯楼及两侧角楼上的战鼓擂响,并拼命高喊:“大伙一定要把这些王八羔子全都消灭在城墙上。要让它们有来无回。”以此来吸引住城下的魔军,让它们不能再对反冲队施加压力。

石头锤手移动速度很快,两侧已渐至反冲队的‘底部’。蓄水沟边虹魔教主见反冲队即将陷入重围,一张脸阴笑不断。听见城墙上鼓声雷动,也将手一挥,令后阵鼓声大作,来振奋魔军士气。一时间双方鼓声参合碰撞,仿若在封魔城的上空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就在这时,封魔城门却突然又再次打开,一个约两千多人的队伍从城中冲杀了出来,直扑阻挡反冲队的变异野猪。一名手持蛇形剑的青年,更是一马当先,蛇形剑左挑右刺,火符“唆,唆”连发。却正是守护老人和孩子的念风。

深圳牙齿矫正博爱
长春哪家医院看银屑病权威
贵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泉州治白癜风疗法
中山治癫痫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