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宿命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五月十五日越来越近了,藏梅寺内压抑的气氛也愈发沉重,就连白云山上雀鸟鸣唱、青石流泉也无法驱散寺内众僧心头上的惨雾愁云。在死亡的恐惧中,藏梅寺

五月十五日越来越近了,藏梅寺内压抑的气氛也愈发沉重,就连白云山上雀鸟鸣唱、青石流泉也无法驱散寺内众僧心头上的惨雾愁云。在死亡的恐惧中,藏梅寺突然变得沉寂了。  这日晚间,法明长老在禅房内又置酒肉宴请那个身高一丈,面如金纸,一字横眉唤作黄巢的丑陋大汉。连日来,法明长老为结交这个丑陋大汉,吩咐弟子下山,专门弄了酒肉款待黄巢这厮。法明长老知道,在佛门净地开坛设宴已是犯了戒律,然而此时,事关人命,长老已经管不了这许多了。他命弟子去客房请黄巢赴宴,自己则坐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目忏悔,求佛祖宽恕,直到弟子引着黄巢来到禅房,长老兀自不知。  “大师好虔诚,饭前也不忘祷告佛陀。”黄巢站在门前,一只脚已经迈入堂内,“想必大师前世定是犯了色戒,佛祖罚你今世做个苦修的和尚,天天青灯古卷,吃斋念经。既然受这般苦处,还不如就此随我下山,他日若得势,也做个丞相或将军,省却了这许多清规戒律。”  法明长老听得黄巢如此说,忙起身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让好汉见笑了,出家人不念花开日,不问红尘事,好汉快请坐。”  黄巢也不客气,在席前的一张垫子上坐下来,指着案上的酒肉说道:“我一落难之人,在宝寺讨扰多日,蒙大师不弃,盛情相待,实在惭愧。若佛祖保佑我脱此大难,日后定当重修寺院,再塑金身。”黄巢虽容貌丑陋,举止却斯文,声若洪钟,豪气干云。  落坐后,法明长老吩咐弟子退下,拿起酒壶将黄巢和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然后将酒杯举过眉间道:“好汉实为天赋异禀之相,他日必有一番作为。今日幸蒙在蔽寺栖身,小僧深感荣幸,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则个。”  黄巢也举起酒杯说:“大师说那里话来,承蒙收留,感激不尽。”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果然是好酒,多谢大师美意。”黄巢抹了一下嘴赞道,将酒壶执在手中,自己倒了一满杯,一仰脖,将酒全倒入口中,又咂咂嘴,似在回味。  时令正是夏初,天气开始炎热,黄巢喝得兴起,干脆脱去上衣,敞胸露怀,只见一副强健筋骨如铜浇铁铸一般,胜似金刚罗汉,令人望而生畏。  黄巢知道法明长老怕坏了规矩,不敢吃酒,也不相劝,只顾自斟自饮,如此连干三六一十八杯,方才放下酒壶,长舒一口气,说:“‘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女人饮酒而娇媚,男人饮酒而豪爽,呵呵……什么文科武举,仕途礼教都不过是粪土而已。”  长老知道黄巢又想起被朝廷革去功名一事,战战兢兢道:“善哉,好汉文能安邦,武能服众,真个是经天纬地之才,朝廷不用实在可惜。”  黄巢一听,猛地将酒杯掼在桌上,怒道:“朝廷开科取士全是骗人,无道昏君以貌取人,夺去我状元功名。我今番定要杀上长安,斩了昏君,为百姓除害!”  长老闻听此言,触动心事,脸上露出悲苦之色,一时竟无言以对。他拿过酒壶,将大汉的酒杯重新倒满,由于手臂哆嗦,酒水洒了一案。  酒是从附近农家讨来,用青稞、高粱加泉水酿制而成。眼下到处灾荒,民不聊生,能买到农家的水酒已是不易。法明长老见大汉发起火来,叹一口气,道:“如今帝星暗淡,奸佞当道,天下纷争无数,只怕将来千里烽火卷狼烟,长安城外刀兵乱,藏梅寺一干僧众要饱受战火之苦,流离失所了。”  黄巢骂过之后,将案上牛肉扯下一块,蘸了蒜泥,正要咀嚼,听长老如此说,放下牛肉,捋着胡须道:“自那日在寺内后花园抚琴,东南风起,上天遣仙姑送来神魔宝剑,命我恭行天罚,替天行道,我已是身不由己了,天命不可违。”黄巢搓着手,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他日,我就是杀人八百万,血流三千里,也决不杀藏梅寺中一个僧人。难道大师不信我言偏就信了小鬼的话不成?”  长老忙摆手道:“阿弥陀佛,不可说,不可说,好汉,天机不可泄露。我佛有云:‘闲居无事可评论,一柱清香自得闻’。物皆有主,我本是方外之人,若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不取。我死自不足惜,万事自有定数,不可逆天而行。”  长老所言天机不可泄露,却有一段缘由,且与眼前丑陋大汉脱不了干系。这藏梅寺是位于东都洛阳城外一所寺院,法明长老是得道高僧。一日,长老引众弟子在大殿内宣讲佛法,忽见殿内灯光不明,便责问值日弟子为何不在灯内添油?  值日弟子道:“我夜来将各殿灯内皆已添油,今早却不知灯油到哪里去了?”  长老怒道:“佛门五戒,第四戒便是不打妄语。灯内无油,分明是你偷懒耍滑,忘了添加,却来狡辩,难道灯油自己逃逸了不成?”  值日弟子不敢多言,心中甚是委屈。是夜,值日弟子躲在殿柱之后,一心要捉住偷油之人,以雪冤情。及至二更天,忽见有二鬼提着瓦罐来到琉璃灯前,掐灭灯火,将灯盏里的油倒入瓦罐。值日弟子大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报知长老。长老于是在次日夜引值日弟子藏于暗处,二更刚过,果然看见二鬼复来偷油。法明长老用黄纸做了两道符打在二鬼身上,从暗处走到二鬼面前,喝问为何到阳间偷油?二鬼被符咒禁住,不得脱身,又怕泄露天机,不敢作答。法明长老见二鬼不肯招供,又拿出两道符,厉声道:“再不招供,定叫你等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二鬼害怕,只得招供道:“今地府三曹阴司、四部判官正不分昼夜赶写生死簿,灯油不够用,所以差我等到各寺院取油。”长老问二鬼:“连夜赶写生死簿所谓何事?”二鬼答:“皆因一面如金纸,横眉一字唤作黄巢的要起兵反唐,五月十五日在藏梅寺杀法明和尚祭剑,日后要杀人八百万,血流三千里,所以地府要赶写生死簿。”  法明长老见二鬼如此说,便放过二鬼,心想:我虔诚向佛,渴望佛光济度。娑婆世界,爱恨交织,谁又无软弱寂寞时,我与众生有何不同,却要用我来祭剑?  法明长老心下甚是不忿,烦躁不安,每日必做的法事也无心打理,只是差手下年长一些的和尚代为操办,自己终日长吁短叹,有心脱去这一身袈裟,还俗而去,但佛祖之言犹如在耳:“一子出家,七祖升天”。自己还俗事小,若父母上不得西天,不得超生,自己就罪孽深重了。佛曰:以佛心修忍辱心,忍是洞天,辱为福地……  法明长老道自语道:“佛言无欺。一定是佛祖认为自己佛根尚浅,佛心不稳,且三界之中必得有人为佛而献身。当初佛祖能够舍身饲虎,我就不能舍去这一身皮囊,以身祭剑?如此一想,心中豁然,于是,法明长老单等五月十五日到来,自己引颈受戮。  何谓痛,何谓快?人的情感达到正反两个谓之痛、谓之快。法明长老当时放下心事,淡定从容起来。他抱定慷慨赴死的决心,盼黄巢那厮早点来砍自己的脑袋……  多日过去,黄巢没有来,法明长老却不再从容淡定了,代之而来的是一天天痛苦的煎熬,就像钝刀杀人,割而不死。在这种痛苦折磨中,法明长老终于打熬不住,精神崩溃了。  “我死不足惜,但活着还能为佛祖做很多事。如果感化那个面如金纸,一字横眉的黄巢,使自己免于一死,谅佛祖也不会怪罪。佛祖说过:所有的罪业中,杀业重;所有的功德中,放生。放生就是不伤害生命,解除生命的苦难,让生命快乐自由生存。  法明长老要违佛意,逆天而行,与命运抗争,只求黄巢剑下留情,饶自己不死。趋生避死是人的本能,因为生命不完全属于自己,也属于那些爱自己的人。我佛慈悲,自然爱惜每一个生命。这样想,法明长老复又坦然。  忽一日,有弟子来报,说有一个身高一丈,面如金纸,一字横眉的汉子投奔寺院,现在山门外等候。长老暗自思忖:小鬼诚不欺我也,该来的必定会来。他吩咐弟子收拾一间干净客房留来人居住,自己率一干僧众迎至大门外,果然见一个身高一丈,面如金纸,一字横眉的大汉立在门外。长老心想:“来人就是黄巢了。”便立即双手合十道:“善哉,小僧迎接来迟,还望好汉恕罪。”  那黄巢走了数日,餐风露宿,此时正口渴腹肌,也不答话,跟着长老进到寺院。长老又将大汉引到禅房,待大汉坐定,长老纳头便拜。大汉吓了一跳,忙扶起长老道:“在下实是朝廷通缉要犯,走投无路才到宝寺落脚,怎受得如此大礼?莫要折煞我了。”  长老犹是不起,嘴里道:“好汉救我。”  黄巢说:“我自己尚且负案在逃,朝不保夕,如何救得了你,大师先救我吧。”大汉扶起长老,却发现长老眼里流出泪来。  “好汉若不救我,我命休矣。”  “难道大师也被朝廷通缉?”  长老擦去泪水,将地府造生死簿,小鬼偷油,自己被用来祭剑一事告诉了黄巢。黄巢笑道:“原来如此,大师是佛门中人,竟然听信鬼话,传将出去,岂不成天下人笑柄?”  “命中注定,他人无能为力,只有好汉方能救我。”  “我答应不杀你就是。”大汉说道,“奔走多日,忍饥挨饿,食无定时,现在又浪费这许多唇舌,嘴里要淡出鸟来了,快弄些茶饭与我吃。”  长老随即安排斋饭招待黄巢,黄巢许是饿得急了,也不甚讲究,只管胡乱吃起来。  这个被朝廷通缉的汉子便是日后称作“冲天大将军”的黄巢。黄巢这厮也是读书人,曾做《咏菊》诗,因诗中有“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句子,手下喽啰便尊奉他为“冲天大将军”。  原来唐僖宗即位后,改年号为乾符元年。僖宗见天下荒旱,乱起刀兵,便宣旨教开文武二科,遍选天下文人勇士入朝为官,讨贼安民,还一个太平盛唐。当时便有曹州人姓黄名巢,自幼读书习武,练得一身本领,闻说朝廷开科取士,心中大喜,当下辞别爹娘,赴长安应试。结果在校场上,所有科目考得,中了个武举状元。  第二日,僖宗上朝,诏见新科武状元。黄巢上殿面见皇上。僖宗见一身高一丈,面如金纸,一字眉横的丑陋大汉站在殿前,心中不喜,着即革去状元头衔,不予录用,撵出大殿。  黄巢退出朝堂,黯然长叹:“皇榜只说取文武之士,不曾说以貌取人。”当时黄巢心中愤恨不平,进至一酒店,要了一壶老酒喝起来。想起昏君无道,不辨贤良,不由怒气冲天,乘着酒兴在酒店墙上写道:昏君失政,宠用奸邪,荒荒杂乱,文武无能……”  写罢,便背着行囊出了长安城。有好事之人将黄巢题在壁上的反诗抄下来报与朝廷。僖宗怒不可遏,命四处张榜,捉拿反贼黄巢。  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这黄巢酒醒后见朝廷张榜通缉自己,悔之已晚,匆忙间不敢走大路,只管沿荒僻无人处行走。这一日来到一处所在,但见:殿阁巍峨侵碧汉,楼台缭绕漱清泉。金钟隐隐雷声吼,宝塔重重月影圆……这处所在就是白云山中藏梅寺。  ……  自那日法明长老与黄巢约定:长老留黄巢在寺内藏身,黄巢不得杀长老祭剑,转眼又过了多日,随着五月十五逐渐临近,法明长老及寺内众僧皆惶惶不可终日,藏梅寺似乎被一种不祥之气笼罩,往日佛光缭绕的寺院,如今竟变得阴森恐怖起来。有那年长的和尚担心,黄巢那厮一旦开了杀戒,恐寺内老少都要遭贼人诛杀,不如众弟子发声喊,一起动手,先将黄巢那厮拿获报与官府,于国与己都无坏处。  长老斥责道:“我自有求于人,如何便害人性命?这种话休要再提。”  众弟子道:“师傅每日好酒好饭伺候,怎知这厮不包藏祸心?如今洛阳城外已有贼人举兵造反,乡下人逃往城里,城里人逃往乡下。一旦黄巢这厮杀得兴起,众弟子性命不保,我们应逃到城里还是逃到乡里,望师傅为弟子指明道路。”  长老叹气道:“城里也好逃,乡里也好逃,在劫者难逃。”  众弟子听得师傅模棱两可的话,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退出殿外,一个个垂头丧气。看来师傅也没有主意,我等只有听天由命了,能不能活命就看各自造化。  却说五月十五这一天终于到了。一大早,法明长老及寺内众弟子立在院内,听凭黄巢发落。黄巢洗漱完毕,吃了斋饭,见众僧战战兢兢立在殿外,便说:“我准备午时起手试剑,你们自行回避吧。”  法明长老对众弟子说:“好汉不愿在佛门净地杀人,大家且下山暂避去吧。”  众弟子道:“师傅,你也随我们一起下山吧!”  法明长老一副悲天悯人模样,他闭上眼,手抚在胸前道:“求好汉不杀我已是有违天命,我在此服侍好汉,你等快去。”  众弟子一步三回头离开了藏梅寺。法明长老烧了一锅热水,服侍黄巢沐浴更衣,完毕。黄巢执天赐神魔剑在手,看天色已近午时,便对长老道:“时辰快到了,神魔剑出鞘便要夺人性命,我不愿在此地开杀戒,大师去藏身吧。”  长老辞了黄巢自去躲避,因心下慌张,出了寺门却不知往那里躲藏,适见一古槐,年久心空。长老心想:不如就在槐树中暂避一时,于是法明长老就藏身树洞之中。  黄巢见时辰已到,长老自去躲避,便望天而拜,道:“天子昏庸,不辨忠奸,今秉天命,扫清大唐,望天佑护,我为帝王……”  拜罢,黄巢站起身来,抽出天赐神魔剑,就见一道白光贯日,剑气逼人,黄巢被剑光逼得倒退两步,脚下大地似在颤动。“好剑!”黄巢大喝一声,手执宝剑出了寺院。他茫然四顾,旷野空无一人,连只鸡狗也没有,就见有一大槐树立在路旁。黄巢自言道:“就用这棵槐树祭剑。”不待言毕,手起剑落,将大槐树拦腰斩为两段。槐树上半段横倒在地上,从树心中滚出一个人头。黄巢一看,却是法明长老。黄巢叹道:“我本不愿杀你,可人算不如天算,命该如此。”  法明长老心有不干,两眼直视上天,似在抱怨:你不是我,不知我修行的委屈。  冥冥中似有人答:你不是佛,不知佛事的艰难。  长老闻听此言,蓦然合上了双眼…… 共 508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中西医治疗精囊囊肿的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邀约

下一页:背影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