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道神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唐司空!

2020/01/16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大道神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唐司空!“好。我在战灵台等着你。”武天候也是眼光有神的看向云青枫,这等霸气方才灵者追寻天道强者应具备的气势和

大道神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唐司空!

“好。我在战灵台等着你。”武天候也是眼光有神的看向云青枫,这等霸气方才灵者追寻天道强者应具备的气势和心态,对于任何事情都有不服输的心态,对自己更是有超强的自信心!

“唐峰主,你去安排一下吧。”武天候对着旁边的一个老者缓缓的説道。

“是。”唐司空答应一声,缓缓抬头,一双浑浊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神情,但是云青枫再看向这双眼眸时,却是莫名的有些后背发寒。

随后武天候又询问了一下,夏安琦沉默片刻缓缓站了出来,以她那性格想来也会来挑战一番,输赢在其看来都是xiǎo事,高兴才是真。紧接着,凌溪三人也是缓缓站了出来,他们都是灵云榜的天才弟子,如果没有云青枫三人的横空出世,他们必将是这一届最风光的存在!

之后有一些人也很犹豫,显然是对自己有超强的自信。不过当抬起头看了看六人,似乎是又想明白了什么,无奈的摇摇头,不再犹豫动摇。而武天候在此时也是缓缓朝着唐司空diǎndiǎn头,身形一动,就不知去往了何处。犹如上古仙人,踏空而去,一股颇为飘渺之意的感觉莹然而生。

“一共六人,还有别人吗?”唐司空沙哑的声音再次询问了一遍,随即站起身来,看了看六人,尤其是在云青枫身上看了一眼,转身説道:“跟我来。其他人原地等待。”

随即在唐司空的带领下云青枫六人就一同朝着落阳峰后山而去。此处乃是落阳峰的武场,在前面,而战灵台则是在后面。虽然被称之为落阳峰,但是山上的地域却是很大。

众人穿过武场,来到落阳峰的落阳殿,发现在落阳殿的殿门前,有一道通体十丈的黑色石碑,其上金光闪烁,尽是姓名。

“这就是神武碑,其上的五十个人就是内门弟子中最强的领头人。”唐司空指着神武碑説道。

众人见此,连忙看去,云青枫也顺势抬头,掠过了下方无数姓名,看向了神武碑最dǐng端的一个姓名。

“第一,尹伟是吗?”

云青枫看到这个名字嘴角喃喃道,这将是自己此次的挑战的人选,也是内门弟子最强大的存在。随后依次朝下看。第二:凌冉冉,第三:武苍穹、第四:昙笑、第五:乌海。。。

“不知道这个凌冉冉跟凌溪有没有关系。”云青枫看了看第二随即看向了身旁不远处的凌溪一阵思索,如果是的话,自己好像又莫名其妙的多个对手。

随后众人穿过落阳殿,走过落阳桥,跨过落阳石,一路来到了落阳山。

所谓落阳山,正是太阳落山之地,夕阳时分能够清晰的看到天空中的太阳从此山消逝,因此而得名。而在落阳山的dǐng端有一道通天光芒直指九天,云青枫知道战灵台就在那里。

唐峰主看了看云青枫六人,随即看向云青枫,道:“现在尹伟正在闭关中,没有大事情,不得随意打扰。在战灵台场内应该有个排名第五十的秦海,你等会先试试看吧。也可以让自己对内门弟子的实力有个准确的认知,省的妄自称大,吃亏。”

云青枫本来就就感觉这个唐司空不是什么好人,那看自己的眼神让自己后背都发冷,现在一看,果然不是什么好鸟。这説话语气,还真是话中有话,对我鄙夷嘲讽啊。

“呵呵。也好。那就麻烦唐峰主了,让我试试排名第五十的师兄能够挡住我一拳。”云青枫虽然恭敬的説道,但是语气之自傲不言而喻。

唐峰主冷哼一声,道:“xiǎo家伙不要太嚣张,太过自大会死的很惨,看来以后需要我好好教导教导你!”

周围几人见此也是一阵愣神,我靠,这唐峰主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刚才还好好的,这个云青枫啥时候得罪了他?看来以后需要离远一diǎn,这性格还真是如翻书,变的真快。

云青枫听闻顿时不解,我靠,我跟你个老家伙往日无仇,进入无怨你丫的吃枪药了,专呛我一个,有没有diǎn峰主的气度!

“那我提前多谢唐峰主了!只是我好像会被掌门亲自指导,就不劳烦唐峰主了!”云青枫恭敬的笑看向唐司空。你丫的对我不礼貌,我可不管你是谁,丫的就是要呛你!

“哼!我好言相劝,你却一diǎn规矩都不懂!成何体统!还有没有将我这个峰主看在眼里!”唐司空瞬间借因施暴,怒喝一声,道:“也罢,我就代你父母好好教导你一番!”

话音落,唐司空瞬间抬手,黑芒缭绕,符文瞬间禁锢云青枫,右手轻抬,一巴掌就要打在云青枫的脸上。

云青枫见此瞬间想要动用符文抵抗,哪怕知道俩人相差极远,可是依旧不能坐以待毙。不过却感觉到符文竟然无法动用,似乎也被一同禁锢。不过还好,伪荒纹还能动用。

不做停留,瞬间运转起天荒体,眼眸发亮,肌肤晶莹透亮,伪荒纹犹如乳白色雾霭氤氲周身,一拳朝着拍来的手掌打去。虽然被禁锢无法移动,但是身体还是能动的。

“哼!竟然敢以下犯上!不知死活!”唐司空怒喝一声,手掌黑色符文缭绕,和云青枫的拳头砰然相对。

‘嘭’的一声,一阵剧烈的气浪席卷而出,似乎天宇都被震动,周身山石草木瞬间破碎,夏安琦等人连忙后退。夏安琦和游茂勇一脸愤怒的看向唐司空,他们想不明白这个老家伙怎么説发难就发难。云青枫一个灵云境初期的灵者,怎么能够抵挡的住灵体境的唐司空。

可是当气浪过后,众人却惊骇了,只见唐司空竟然后退了两步,一脸惊骇的看向云青枫。而云青枫因为被禁锢,身体未动,但是这并非是什么好事,所有的反震之力同时加剧体内,让云青枫猛然口吐鲜血,可是却依旧战意蒸腾的看向唐司空。

以灵云境的实力和灵体境强者相对,能够完好无损就已经是奇迹,尤其是更将唐司空击退两步,这已经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好xiǎo子!以下犯上,看我不擒了你,压入地牢!”唐司空贵为灵体境虽然后退两步,但是却并没有受伤。其被击退的原因完全是被云青枫的力量爆发击退的,毕竟云青枫的力量可是达到了极致之境,只是因为灵力的缘故,一直难以发挥出最强效果。如果俩人同为一个境界,云青枫保证可以一拳打破这老家伙的脑袋!

唐司空惊异云青枫的*力量,为了以防万一竟然直接动用了灵体境的浑厚实力。灵力澎湃如海,符文缭绕蒸腾,一击手掌猛然打出,虽然并非是符术,但是从那澎湃的气势中不难看出灵云境的灵者绝对会被一掌拍死!

“妈的!竟然想要我死!”云青枫有些愤怒。这个老家伙还真是敢动手啊!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了自己,就不怕给自己惹祸端吗?难道峰主杀人不用负任何吗?

旁边的夏安琦等人见此想要救都没有办法,从刚才到现在就只能看着,眼睁睁的看着,因为只要抵抗,就很容易一块去死了。

“铭老!给这个家伙弄到生死界去,我要干死他!”云青枫连忙怒喝道,这个王八蛋真是太可气了,莫名其妙的竟然要杀了自己,自己还没有实力反抗,我靠,真的是太憋屈了!

生死界是荒珠内的那片生死战场,只动用了一次,击杀了魔蛟灵体,在哪里,自己就是主宰,只要这个老王八蛋进去,就休想再活着出来!

“不可,你们的掌门到了,你不会有事,稍后就看你的了。”第一铭老神在在的在荒珠内説道,在其手心里,穷奇若一头笑猫咪轻轻摩擦着第一铭的手掌。

云青枫听闻顿时眼眸一亮,阴险的一笑,然后瞬间进入影帝表演时间。

脸色惊恐莫名,嘴角大张,怒喝一声,“不!”

下一刻,符掌即将临体之时,突然一道金光激射,洞穿了符掌,一道宛若九天神日一般的事物悬浮于云青枫身后,羽翼轻展,金光大放,原来是一头上古金乌!

符掌被破,唐司空也是面色一凛,他没想到武天候来的这么快,立刻收起狰狞的脸庞,恭敬的説道:“参见掌门大人!”

这金乌乃是武天候的灵体之一,身为神武门二长老兼落阳峰峰主,可是对其在熟悉不过了。

金乌金光大放,霞光萦绕,随即化成了武天候的模样,面色依旧如初,只是眼神阴冷的看向唐司空,説道:“唐峰主所为何事?竟然要对一名新晋内门弟子痛下杀手?”

“回禀掌门,这xiǎo子没有礼数,我好言相奉告,他却。。”唐司空连忙説道,跟着武天候时间越久,越是明白,其越平静的时候,其实越是脾气最差的时候,千万不能触霉头。可是还不待唐司空説完,顿时一道惊天动地的嘶吼声响起,让唐司空下意识停顿了下来。

“啊~啊~啊~”云青枫瞬间悲愤的痛苦道“掌门!掌门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个什么唐峰主竟然要杀我啊!下手极狠,为人歹毒,如果不是掌门赶得及是,我,我,我可能早已经性命不保了~呜呜~”

脸皮厚可是云青枫的专长,编瞎话也是特长之一,脸不红心不跳简直无人能及。而且云青枫确实感觉很委屈,莫名其妙的被针对,而且一动手,就直接置于死地而后快。这,这他么谁受了啊!所以説起话来也是更加卖力,当然主要是演的好!

“本来好好的唐峰主给我们介绍这里的环境,我们也是在认真听,可是当走到这里,唐峰主突然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真是极为恐怖啊,犹如要吃了我一样,冰冷而无情,犹如在看一具死尸。然后就开始对我发难。嘲讽我,侮辱我,讥讽我!”云青枫活脱脱像一个怨妇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究竟哪里得罪了唐峰主,竟然要如此的诋毁我!诽谤我!掌门,您帮我问问我究竟怎么了?”云青枫俩眼泪水奔流而出,肆虐脸庞,身体一抽一抽的,似乎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唐峰主,你説説看吧。”武天候眼眸平静的看向唐峰主,如果説刚才是看唐峰主,那么现在的眼神,则犹如在看一具尸体!

唐司空内心很惊骇,只是一内门弟子而已,至于如此吗?就算你们俩人相识,但总不能为了一个xiǎo家伙将我这个二长老杀了吧。可是现在的唐司空却惊恐的认为,如果自己刚才真的将这个家伙杀了,那自己也估计要一起陪同了!

“是这样。。”唐司空刚要解释,但是又被一旁的云青枫打断了。

“是什么这样,我啥样看不到吗?我就是想要问你,你究竟是要干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凌枫拍着胸脯説,我绝对没有得罪唐峰主你,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再怎么説我也是你的弟子吧,你做为神武门的长老,神武门的五峰之一的峰主,怎么可以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讽刺人,嘲讽人!”云青枫瞬间咆哮,对着唐司空大喝的説道。

有武天候在一旁,云青枫可是啥都不怕,他还真不信这个老家伙会在武天候面前杀了自己,而且就算动手自己也有手段逃脱,大不了就是丢人diǎn,可是我怕吗?

唐司空顿时被云青枫的一通胡言乱语説的无语至极,内心新火加救火蹭蹭燃烧,但是唐司空也不好説什么,只是等云青枫不再説的时候,缓缓看向云青枫道:“唐玉风是我孙子!唯一的孙子!”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就连云青枫也是瞬间摒弃了演技,愣神的看向唐司空,没想到那个外门唐玉风竟然是这个老家伙的亲孙子!终于弄明白为啥处处针对自己,呛自己了,原来自己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件事无论放在谁身上可能都会暴走,而这个唐司空显然也不例外,云青枫此时一想,内心中的郁结也是消散了不少,毕竟是自己杀人家孙子再先,赖不了别人。如果是自己也许会比他更加暴怒。

灌云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阿鲁科尔沁旗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白癜风
南通癫痫病治好费用
珠海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