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拉帖尔苏丹的女儿上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在很久很久以前巴比伦有一位苏丹,他的名字叫做伯米尼达,在他的一生之中按照自己的意愿发生了许多事情。在他的许多位孩子们当中,无论还有多少男孩女

在很久很久以前巴比伦有一位苏丹,他的名字叫做伯米尼达,在他的一生之中按照自己的意愿发生了许多事情。在他的许多位孩子们当中,无论还有多少男孩女孩,其中他还有一个女儿叫做阿拉帖尔,按照所有那些见过她的人的说法,她是那个时候这个世上可以见到的漂亮的女子。由于在一场遭到惨败的战役之中他得到了阿尔加乌国王的极大支持,从而可以迎头痛击那些蜂拥而来的阿拉伯人并成功突围出来,这样他就答应把阿拉帖尔嫁给这位国王作为报偿,既是应他的迫切要求又是作为一番致谢的好意。就这样,让她登上了一艘设备优良全副武装的船只以后,还有许多高贵的先生女士们的伴随,以及大笔的财富和豪华的衣装和家具等物,他就打发她到他那里去了,全副托付她于上帝的旨意。  这些水手们,看到此时天光顺畅,就顺风扬起了风帆,离开亚历山大港出航了,一路上非常顺利地航行了许多天。在绕过了撒丁岛之后,他们觉得已经接近了此次航行的终点,这时突然间有一天猛烈地刮起了一阵阵逆风。每一次来袭的风暴都是难以形容的狂暴,这样就侵扰并阻碍了阿拉帖尔以及众水手们所乘坐的这条船只前行,以至他们不止一次无望地觉得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然而,就像所有勇敢的人们那样,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奋力施展各种身手,他们在两天之内还是努力驾驶船只安全航行着,尽管说受尽了大海之中狂风暴雨的颠簸之苦;可是,到第三天的日落时分,由于暴风雨一点都没有停歇的迹象,而是越来越猛烈了,他们就感觉到船只已经被解体了。此时他们离着马略卡岛已经不远了,但是他们却根本就不知道已经来到了哪里,不但航海测量根本发挥不了效力,运用目测的方式更加不可能,由于天光整个被彤云遮蔽着,而且已经进入了沉沉的黑夜之中。  就这样,看到再也没有任何可以逃生的途径了,而每个人都在只想着自己不顾别人,他们就放下了一只划艇到水中,船上的几个船长之类的就顾自跳了进去,宁愿选择以此来逃生而不肯留在这艘破败漏水的大船上。船上其余剩下的这些人也蜂拥着在他们身后往船上跳,尽管那些首先登船的人都在阻碍着他们跳到船上,手里拿着长刀威胁着加以拦阻,由于觉得只有这条路可以逃生了,他们就奋不顾身地还是往船上跳,而这条小小的船只,根本不可能容纳下这么多的人,而且天气越来越恶劣,小船就终于颠覆被恶浪卷走,所有的那些人们就都被淹死了。  至于说这只大船,被狂风巨浪翻卷着,尽管已经破败漏水,而且几近沉没水底——此时船板上除了这位公主和她的仆妇们以外再也没有留下任何人了,她们所有这些人,由于汹涌澎湃的大海令人胆战心惊,就都瘫软倒伏在甲板上好像死去了一般——这时它随着狂怒的风暴一路像风一般来到了马略卡岛的一处沙滩海岸上。由于船只撞击海滩的力量是如此之巨,船体几乎葬身在沙底,就在离着岸边还有一箭之遥的地方,在这里它停留了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承受着狂风恶浪的拍打,风暴却也再不能让它向前移动半步了。  天光终于大亮了,暴风雨也稍稍平息了一些,这时这位公主,几乎被吓得半死,就抬起她的头来。由于她此时极其虚弱,就开始呼唤起来,一会儿叫这个家人的名字、一会儿又呼唤另外一个人,可是毫无用处,因为她所呼唤的那些人都是离着她远而又远。发现身边没有一个人回答她的呼唤,而且也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她就极度惊诧起来,开始感到了深深的恐慌。之后,费了好大的力气站起身来,她看到了那些伴随自己而来的女士们,还有另外一些女人们,就躺在自己的四周。她走过去使劲摇了摇这个、又推了推那个,却没有发现她们任何一个还有活着的迹象,她们之中的大多数或者是死于可怕的肚腹积水,或者仅仅是被惊吓致死。因此她的恐怖感变得更加强烈了。  然而,出于迫切的需要所驱使,看到她只有一个人在那个地方,而且根本就不知道这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她就一个劲儿地捅着那些还有生气的人们,直到让他们努力站起身来,却发现他们同样不知道这是来到了哪里,而在看到那条大船搁浅在那里已经完全被水淹没之后,她就开始可怜巴巴地跟自己的女士们一同哭泣起来了。  直到中午以前他们在海岸上以及四周根本就没见到任何人,更不要说会设法得到别人的同情并给予帮助了。但是到了中午之际,一个身份高贵的人恰好从这里路过。他的名字叫做派里考恩.达.维萨尔郭,他正在骑马从自己外地的一处地产那儿返回家中,身边还带着他的几位仆人。他看到了这条船只,并且立即就明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就告诉他其中的一位仆人立即马不停蹄地到船上去,然后回来告诉他在那里所发现的一切。这个男子费了好大的劲爬到船上之后,就看到了这位年轻的女士以及她身边的这一小伙随从们,只见一行人正战战兢兢地瑟缩在船首斜桅的底部。当他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哀伤地哭泣起来并一再哀求他施与怜悯之心,可是却看出来他根本就不懂得他们的语言,同样他们也不懂得他的意思,这样他们就开始以手势比比划划地告诉他自己的这场不幸遭遇。这位仆人也尽力仔细检查了每一样东西,并且对派里考恩汇报了船上的所有,而后者则迅速地把这些女士们带到岸上,连同他们船上所携带的一些珍贵之物,一切可以找到的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就把他们带到了自己的一处城堡之中。在这里,这些女子们吃了一点东西好好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从她衣服穿着的华贵气派上面,他注意到自己发现的这位女士一定是一位出身不凡的高贵女子,而且从别的女子们对她一致的尊崇态度来看他对此就更加确信了;而且尽管她面色苍白、容颜上看起来由于长途旅行的疲劳而极其憔悴,可在他看来她的面容还是非常娇好的;因此他立刻就决定下来,要是她此前还没有丈夫的话,就要设法把她当作自己的妻子了,而要是他做不到跟她结婚的话,也要尽力采取办法获得她对自己的欢好。  派里考恩是一个仪态举止极其端重而身材魁伟的男子。在悉心照顾了这位女士数天之后,而且此时的她也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这时他就发现她真是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子,而令他难以形容的那么伤心的是,他既听不懂她的语言,同样她对他所说的话也不明白,因此他就根本不会知道她到底是谁。然而,由于实在压抑不住她的美丽在自己心中煽起的欲火,他就想方设法用各种挑逗的手势力图勾引她顺从自己的这份欲望,可是一直都没能得手;她坚决拒绝他的一切亲近,这却让派里考恩更加欲火攻心了。这位女士,看到这一切,而且现在已经在这里呆了数天时间了,就从当地人们的习俗之中看出来自己是身处于一些基督徒之中,而且在这样一个国家里,要是说她能够做到的话,还是尽量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为好。同时她也预见到,或早或晚,或者是通过强力或者是出于爱恋,不久之后她就不得不顺从派里考恩的欲念了,然而她还是毅然决定,经由自己的慷慨大度,来跨越并改变自己的这次悲惨命运;这样她就命令自己的那些女人们,现在她们之中还有三个留在身边,让她们决不要透露给任何人自己到底是谁,除非到了明显合适的时机,可以期望得到别人的帮助而挽回失去的自由之时,更有甚者,她还一再正告她们一定要保持贞洁,并且严正宣布,没有任何人,除了她的丈夫,可以从她这里得到欢爱。他们都对她的这个决定大加赞赏,并且一致保证要竭尽所能遵从她的这个命令。同时派里考恩,由于欲火中烧日甚一日,而且看到目标就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自己的一切哄骗诱使都毫不见效,这样他就决定要采取蒙混过关的手段了,甚至终不惜采取强力措施。许多次以来他注意到这位女士对葡萄酒很感兴趣——她并不是经常饮酒,因为她的戒律不容许如此——他觉得自己可以以此手段来俘获她作为自己的诸位维纳斯之首。就这样,他假意再也没有兴趣强迫她勉从于自己了,一天晚间就以特别欢庆的方式安排了一场丰盛的大餐,并且邀请她前来出席。这场晚餐场面极其豪华,他还吩咐那位服侍她的男仆可以提供给她各种饮品的调和物。这样这位斟酒者就按照他的吩咐熟惯地这么做了,而她,则由于对此没加任何防范,再加贪恋于葡萄酒的诱惑,因此就喝得实在有些过量了;就这样,忘记了过去所有的这些烦恼,她一阵一阵觉得快活起来,而在看到了有些女子正按照马略卡岛的风俗翩翩起舞,她自己也就按照亚历山大的风格跳起舞来了。  当派里考恩看到这一切之后,他就盘算着离着自己的目的不远了,这样就又继续为这次欢宴提供了更多的食品以及酒水,一直欢饮到夜深时分才罢。  终,来赴宴的客人们都纷纷离去了,他就一个人伴随着这位女士去到她的卧室之中,在那里,她由于葡萄酒的作用而浑身燥热也就不顾体面了,一点也没有考虑还有什么羞耻,就在他的面前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好像他就是自己的一个女仆一般,然后就躺到了床上。派里考恩也就毫不迟疑地随她爬上了床。把所有的灯火熄灭之后,他就迅速地躺倒在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搂进自己的怀中,而她则浑身瘫软毫无抵抗之力了,就这样在她身上得到了极大的欢爱。一旦她感觉到了这种欢畅之感后——此前还从来没有领受过与男人交接时的诸般感受——她就忙不迭地懊悔先前没有尽早迎合派里考恩的百般诱使了;她就再也不能约制地一次一次赴会这样欢心的夜晚,不是应邀而是自动前往,而且也不是经由话语交流,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怎样可以清楚表达意愿,而是身不由己以行动表达自己的意图。  但是,正当派里考恩与阿拉帖尔之间在这里尽情享受销魂之欢的时候,命运却另做安排,不满足于把一个国王的新娘降格为仅仅作为一个乡村绅士的女人这样的身份地位,它却在她的面前给她安排了一个更加粗蛮的联合者。派里考恩有一个名叫马拉托的兄弟,只有二十五岁年纪、生得像一朵玫瑰一样鲜润。他看到过阿拉帖尔,她也对他感到很悦意。更有甚者,按照他从她的手势之中可以了解到的,他推断自己受到了她极大的欣赏,而且幻想着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自己缩手,而不去追求自己心中的渴望,除了有派里考恩对她密切的看顾以外。他由此坠入了一个疯狂已极的想法,一个邪恶的念头也就随之毫不迟疑地产生了。  就在这座城市的港口那里,那个时候恰好有一艘大船,船上装载着各种货物,即将远航到伯罗奔尼撒半岛的科拉伦匝去。这艘大船的掌管者是两位年轻的热那亚人,而且他们已经升起风帆只等顺风顺水就立即起航。马拉托,此时已经跟他们两个达成协议,安排好了第二天晚上就要带着这位女士被接纳登到他们这条船上。在制订下这个计划之后,当夜色刚刚暗合之际,内心里毅然决定了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就秘密地开始行动了,随身带着几位可信赖的伴从,这是他单为此目的征募而来的人,这样就来到了派里考恩的家中,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对他加以怀疑。在那儿他把自己隐蔽下来,按照他们所制订的这个计划安排,专等夜晚已经过去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把自己的几位伴从放了进去,并且跟他们一起来到了派里考恩正和这位女士睡着的这个卧室这里。在打开了卧室门之后,他们就把正在睡着的派里考恩给杀死了,然后抓住了这位女士,她此时已经醒来正在流泪哭泣着,他们威胁她说要是哭个不停的话就把她也杀死;之后他们就一同离开了这里,人不知鬼不觉没有被人察觉,而且还随身带走了派里考恩大部分的值钱之物,马不停蹄去往海岸边,在那儿马拉托和这位女士毫不耽搁地就登到了船上,而他的那些伴从们则悄悄地返回他们原来各自的住处去了。  这里的这些水手们,看到风向已经转顺,就扬帆起锚开始了他们的航程,而这位公主则哀哀地悲伤着自己前一次的不幸旅程以及这一次新的航程;但是马拉托却在一个劲儿地安慰于她,这样不一会儿她也就与他变得熟悉起来,从而也就忘记了有关派里考恩的事情,不久之后也就开始感觉适应这一切了。可是此时命运再一次另做安排,好像是它不满足于这个女子先前的忧患与苦难,这样就筹划运作了一场新的痛苦折磨。正像我们已经一再说明的那样,她是一个体态极其端正俊雅的女子,举止端庄而且魅力四射。现在的这两位年轻人,就是这艘船的掌管者,一下子就深深地爱上了她,从而也就忘记了别的一切,他们两个就开始全心地照顾她让她高兴,而且总是在竭力加以防护,以免马拉托会风闻这件事情。  由于这两个年轻人都互相之间获悉了对方的想法,这样他们就在一起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商讨,并且由此决定下来共同采取措施占有这位女士,一同把她据为己有而获得这份快乐——好像爱情也可以通过合作以货物及共同利益的方式那样均分一般。  看到马拉托把她看护得很紧,这样就阻碍了他们意图的实施,有一天,当这艘船只正在全速运行,而马拉托正站在船尾楼上,眼前正在观望着大海,一点都没有对他们稍加防护之际,他们两个就好像是步调一致得到命令一般,迅速走上前去一把把他从后面给抓住了,突然间就把他给扔进了大海之中,而在他们又继续航行了差不多一英里之后,才有人注意到马拉托已经掉进大海里去了。阿拉帖尔,听到有人这么说并且再也没有办法可以挽救他了,就又一次开始了她那无尽的忧伤。   共 854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预防所需要注意得是什么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