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逐日纪 第四十四回

2020/01/16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逐日纪 第四十四回后溪梦到自己骑在形体蟠曲的龙身上它的身姿金鳞闪闪,腾踔云空飞了许久但不知为何,后溪只感觉寒冷和死亡同时拥抱着他他低头

逐日纪 第四十四回

后溪梦到自己骑在形体蟠曲的龙身上它的身姿金鳞闪闪,腾踔云空飞了许久但不知为何,后溪只感觉寒冷和死亡同时拥抱着他他低头,俯视下方,除了那座倾塌已久的塔楼和枯骨之外空无一物

他只感到一丝愧疚之后,一个红衣女人不知何时出现了,屹立在荒野之中她的倒影如画如勾,躲在阴暗中得意窃笑惹得他一声怒喝,金龙慑火鲜艳的紫火所到之处,唯有焦坑不见生迹梦中的他,放声豪笑放纵的精神耗尽像奔马一样无法自制

初醒的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一个身影就在他的桌案之前,

后溪警觉的抬头,“您”随即目瞪,呆滞了“大人您为何会在此是见证我的罪诟吗?不!不!怎么可能!可我已是医者,孤身一人又何罪之有?他们罪有应得”

他面前迷幻的彩色仿佛默默微动

“大人!如果可以我需要您的帮助”他説到一半才瞬间意识到什么,“您会出现在此,莫非是因为灾祸!”

他的身影晃动,缩入五彩的虚空

“等——”

来不及了,他遁入虚空,消失了后溪不禁叹了口气

死亡!

屋外,景物皆暗笼罩着一层阴霾

乌云密布,徘徊良久闷沉得远方开始打雷

“难以捉摸的苍天”后溪抱怨,“这灾难来得太快了而且,我所诅咒的血海之地可不是这里”

无力的异议

他感叹,“我们始终都是任命运随意摆布的棋子吗?”

目光仿佛穿越了所有流年世事的屏障,将一份纯如水晶深如沧海的那份暗恋再一次的牵绕在他的心头他爱过很多女人,但唯有她即使死去,仍梦忆牵魂今生恐是镌刻在心中,难以忘怀了

“不,不是的路是自己选的”

滴答滴答

大雨天降

“抱歉,今日休业”他的诸人宣布随即离去他做事,可不想看别人的面脸

后溪来到碧岚的房间,她躺在穿上,发着高烧已经昏睡这让他深深内疚,她是个可怜的人后溪觉得,自己应当照顾好她的这应当是他的脑海里,忽的闪过那个醉酒疯子龟缩的影子不过,他自以为傲的是,他可不会接着酒精去逃避现实

“现在,你要保持警惕”后溪吩咐柳义从,“你要看着碧岚你们俩都躲在屋子里,关上门窗别让任何人近来”他觉得这个少年可以信任,至少碧岚对他十分照顾,二人相处的相当不错

滴答滴答

水滴从屋檐低落溅在翘檐下,石梯上沙沙diǎndiǎn一直作响

他执伞,出门,站立雨中守在屋前

绯色的外衣,青色的雨伞

雨蒙蒙,越来越响

水滴滴,逐渐弹动

楼台轻曲,风吹雨打随出去

不知为何,后溪不经意地想起了,那个女孩他梦中所追忆的女孩她走了,她已逝去,她喜欢的人不是他,她曾今送过云渺一把伞送过书涡一本书这都惹得他羡慕

前方来了两个男人向他的医馆走来

一高一矮

高的粗壮、丑陋,铁铲状的褐色胡须,完全谢dǐng全身的衣物已被雨水完全淋得通透

矮的瘦弱,看模样算是年轻短发,但两鬓已灰,他手执雨伞风度不凡,气度颇为潇洒

“此路不通”后溪对二人表示

高个子一听沉下了脸

矮个子反而温和的笑道,“哦?那么如此兄台是否能通融一下?”他从袖中取出银票,缓缓递上,“在下鲁道夫,我身旁的这位叫做应熊我们前来寻人,是为要事劳烦兄台行个方便”

后溪将钱收入囊中,粗鲁的甩了鲁道夫一巴掌,并指着他的脑袋説了一句“滚!”

高个子·应熊见此,一拳闷上

果然如此,后溪早有准备身子一侧,躲开了他的拳头趁此用伞朝着巨汉的喉咙迅刺一击但不知为何,一股神奇的外力介入了其中伞头似乎碰到了什么,抵消了一部分的力量,让整个臂膀都变得软绵无力了接着,木柄分叉开,分成两瓣了

他趁着敌人未做反应,弃伞后退,但他的手,也同一时间感觉到一股火辣的热度

应熊迅速做出反应,接上一拳

后溪便倒在了水泊之中

“我们何必恶言相向?”鲁道夫微笑,“若您要的是鲜血,不要怀疑,我们会让它流淌即使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的确如此,后溪食指和拇指之间的虎口穴出现了一道血痕

与此同时,后溪注意到了,他的手上多了一样东西但雨水模糊了眼睛,后溪看不清如若不错,八成是那家伙搞的鬼

后溪起身,“想要杀我?”

鲁道夫皱眉,“没有人想杀你”

“撒谎天才?你们背后带了一个大块头,就在刚才,他的行动告诉我他的到来可不只是壮声势吧”

应熊一声冷哼,“要战便战,武者无惧”

后溪大吼,“笑话!你这种杂鱼居然还妄称武者!!!!当我是瞎子吗!?”他吼完,忽然缄默了,任由大雨倾斜在他的身上,“你们来此,是否皆是因为一个女人”

“的确如此”鲁道夫嘴角又挂起了笑容,“我猜,兄台你是在保护她吧?那么我们未必是敌人了!或许,某种程度上来説,你是我们是朋友”

后溪故作惊诧,“你们是”

鲁道夫diǎn头,

应熊则是补充“白川流沿天雾峰——”

“——仙庭!”后溪重复着人竟皆知之事

“嗯哼现在,你可以让开一条道,让我们过去了吗?”

“不行!”

“不行?”鲁道夫皱起了眉头

“对!这是我应尽的义务,也是我的”

鲁道夫一脸难解,“兄台,你真的听懂了我説的话?”

他居然狂妄的笑了,“对!听得清清楚楚我从不妥协!所以,在此重申一遍滚!”

鲁道夫最终无话可説,那应熊倒是因为后溪狂妄的语气而跃跃欲试愚蠢的武夫不过,他身旁那个鲁道夫,这种随意表露着讥笑的人,必定还有后招,仍需多加xiǎo心

果然,那家伙的嘴角迅速的扬起冷笑

嘣!

巨响!是墙壁崩裂的声音!

糟糕!是屋后!

该不会还有一个家伙?!

他转身,狂奔但不知为何,身体变得十分不协调,倾斜,让他失力跌倒了他想用手去支撑自己的身体,却被人一脚踹中下腹惹得他一阵颤抖雨水霎时侵入眼鼻嘴

是的,那一瞬间他根本没有取巧的空间

继而水花溅地,

“应熊!拖住他就行了”鲁道夫侧身疾走,“他应该不是敌人!至少,少艾是这样认为的”

“嗯”应熊轻声应和,待那人远去,才轻声补充“待我轻轻教训——”

“——让我轻轻教训你!”

后溪身影如风翻转,而双腿如风急行,诡异的攻势突兀如浪潮让应熊措手不及,他的下颚遭到倒立的后溪双腿的依次攻击,短暂的失去了意识,而后溪如同弹簧般往天空弹射,右手在应熊面颊留下抓痕左手蓄势再续出击却被挡住了后溪一笑,迅速后退

应熊摇摇头,额头上流出了冷汗摸着脸上新生的细缝不断眨眼,“奇怪,我看不清了”

后溪展示五指,“你中了毒,我能任意的控制自己躯体里毒性虽然食物吸收方面准备的不够充分,不过,根据毒性,一旦被我的指甲撕出伤口,视力随即模糊,反应速度会立即大减”

“你能随意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吗?的确不是简单的医者”他瘫软了下来,不错!毒性蔓延极快,他的半边身大概都已经麻木了

后溪绕过他,踏雨而行“是你自取灭亡”

“愚蠢的人呐!总是喜欢把屁话挂在嘴上”是应熊的声音由远到近,“越有能力,就越不成熟!”

这句话就仿佛在后溪的耳边回响

应熊不知何时,站在后溪身前的一侧,有若鬼影背对的着他,手臂回峰重击

后溪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用出双臂去挡但这一击的威力非常巨大赫得他连连后退

同一时间,他的咽喉中翻涌出血的味道,上半身肌肉如同烧灼起来一般的难受

而仅是这一击,已让他重创

与死亡擦肩而过!

北戴河医院预约挂号
潮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白癜风医院
南京妇科医院哪好
岳阳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