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辽宁公务员过节时纪委见机关车辆就直接检查

2019/01/10 来源:马鞍山信息港

导读

辽宁公务员:过节时纪委见机关车辆就直接检查后备箱刚刚过去的春节,对于刘伟(化名)来说有些惨淡,往年要发的奖金不辞而别,作为福利一部分的米

辽宁公务员:过节时纪委见机关车辆就直接检查后备箱

刚刚过去的春节,对于刘伟(化名)来说有些惨淡,往年要发的奖金不辞而别,作为福利一部分的米面粮油也都没有出现在办公室中。

刘伟在辽宁省营口市某机关做了近10年公务员。在多重禁令之下,公务员生态发生着巨大变化,他越发感到公务员难干了。

公车几乎无人敢动、开着私车去办公事、餐费报销必须附带调研通知,多少让刘伟有些不太适应。刘伟说,在一些情况下,为了自己的前途,不得不搭进自己的钱来维护半公半私的关系。

在刘伟眼中,公务员这种新的生态环境变化还将持续下去。

节前说好的馒头

都没有了

初七,节后的个工作日。楼道中,刘伟与熟识的同事拜年。天的工作并不算忙,工作节奏仍旧未从春节的假期中完全恢复。“每年这个时候都得调整调整,过年特别疲乏。”

刚过而立之年,刘伟混得不赖,已是他所在机关行政部门的副主任,成了一名副科级的干部。“离开了业务部门,行政方面琐碎的事儿就很多,文件、会议、活动的协调都少不了我们。”

今年春节前,年轻同事间开始讨论着年底单位是否会发一些福利,也有人偷偷向刘伟打听着,他每次都是轻描淡写地回复着“该买什么就自己买吧”。

往年节前,都会根据每人年终完成目标任务情况发第13个月工资作为年终奖,而今年的年终奖还是不辞而别了。“以前遇到个年节,都能发点福利,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中秋节连个月饼渣儿都没看到。”

在往年春节前,办公室中总是十分热闹,取节前的福利让办公室中充满了欢声笑语,“一会通知去领大米,过会又通知去领豆油,也会有购物卡,过年时都给老人送过去,这些几乎就不用再买了。”

今年春节前,刘伟和妻子去超市,按照往年发的福利清单,买了米面粮油送到了父母家,“老人还是有这样的情结,觉着公务员的福利就是应该好,要不干吗要干公务员,就去私人企业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公务员真的没有什么福利了。”

刘伟听说,春节前单位会给每人发一些馒头,发馒头的事情也几乎征得了领导的同意。但是直到腊月二十九,馒头仍旧没有出现在刘伟的办公桌上,刘伟明白说好的馒头也成了泡影。“在其他委办局的朋友说,有的单位发了馒头,也就是一个象征吧,再别的就都不敢发了。发馒头,有的是因为单位领导快退休了。”

车改对基层干部

有一定补偿

刘伟所在的城市不大,从家到单位的距离不到4公里。

在业务科室,每到有检查或外出任务时,刘伟都会去车队约车,“给车队的人扔两盒烟,司机也就跟着去了。”

调到行政部门后,刘伟几乎没有外出检查项目的机会,更多的是在不同单位间协调工作,在城区中转来转去。“就好像去别的单位去取文件,没法约车队的车,就开着自己的车去。工作日,我的车很多时间是在办公事。”

在这一年中,刘伟与许多同事一样,几乎没有用过公车,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车队的人都愿意伺候领导,而我们用车的话还不够跟他们说好话的呢,索性就不用了。”

不用公车的另一个原因则是避免找麻烦。在当地许多政府机关的车牌号都是“00XXX”,被当地人称为小号车,而这些小号车则成为了纪检部门重点检查的对象。“尤其是到了年节的时候,纪委的人在街上遇到了小号的车就会拦下来,直接打开后备箱看看里面有没有东西,有没有人送礼了。”

有时候去省城开会,刘伟也不敢开公车参会,有时会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往返,对于公车私用的检查在省城同样严格。“虽然是开会,只要开着外地牌子的车,就有纪检部门的人在检查。在开会之余有可能见个朋友,或者买点东西带回家,一旦开公车被抓到,就说不清楚了,因为很可能会被认定为公车私用。”

刘伟说,对于车改或许仍旧是领导会得到更多实惠,单位中公车本就不多,几乎都是领导在用。改革之后,公车仍旧会让领导长期使用,使用公车后,补助还可能成为领导的一个隐性收入。不过,“车改对于我们现在开私家车办公事的人来说,多多少少能得到一些补偿。”

基层公务员过年:从“迎来送往”中解脱出来

中国要求反“四风”过“廉”节:丰富举报渠道

[1][2]下一页为了前途

自掏腰包请吃饭

一张会议通知送到了刘伟的办公桌上,写明“上午9点区政府会议,午餐自行解决,无车。”这样无车接送也无午餐提供的会议在过去一年渐渐多了起来,跟过去完全不一样,“像这种参加会议的午饭问题,都是我们自己花钱出去吃,没有办法报销的。”

作为行政部门,同事在晚上加班时,刘伟就会为同事订加班餐,不同的是,酸奶和水果都不会在加班餐中出现。“这些加班餐的发票现在都不能报销,所有的餐费发票几乎都没有办法报销。就算我拿着去找办公室主任,他也不敢给签字。”

刘伟的手中攒了一摞加班餐的发票,他的领导都承诺找机会用其他的经费给他报销。“都给做了登记,但是具体什么时候报,怎么报都不知道。”

在众多餐费中,能够报销的餐费必须要贴着调研通知单,证明餐费是由调研等产生的工作餐费用,这样才能顺利通过报销的审核。

“以前,有上级单位或是兄弟单位调研,晚上都会去当地吃一点小吃,这样的费用都能报销的。既为了工作应酬,也能加深一点私人的感情。”刘伟说,而这一年多中,调研中的应酬减少了,但是一些于公于私的应酬仍旧存在。“照旧吃点小吃聊聊天,但这样的应酬已经无法报销了,只能我们自己掏腰包。”

在刘伟眼中,这样的应酬于公是为了积极促成某些项目,以求自己的工作没有白费。“于私是想保持一种算不上朋友的私人关系,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不得不搭进自己的钱来维护这种半公半私的关系。”刘伟说,四五百元以上的公务消费都要用转账支票,不能用现金,现在现金支出少了很多。需要财政局下支付令,消费都可以通过查询而追到。“福利没有了,工作还是要干,外出工作自己要解决交通和吃饭问题。这一年多,我们都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节奏。”

现在一年

攒不下一万块钱

刘伟在成为副科级后,工资从此前的2400元涨到了2700元,这样的工资在他的同龄人中并不算多。“这些钱是扣除公积金之后到手里的钱,跟一些在企业的人相比,我们这些钱确实很少,再养孩子养家养房子,就有些捉襟见肘。”

9年多前,在同学都在找工作时,刘伟一直在复习准备考公务员。社会地位高,福利待遇好,工作稳定,节奏不快,工作舒适,还有晋升机会……刘伟也对成为公务员充满期待,紧张复习后他通过了笔试、面试成为一名公务员。“以前公务员都愿意干,是因为工作体面且收入稳定,养老、分房、吃饭、用车等方面还能得到一些方便,但是现在只剩下纯收入了。已经被别的行业远远甩出几条街了。”

超市中,经常有纪检部门的人,寻找谁在用购物卡消费,发现后便会凑上前去闲聊打听。“去年就这么发现了一个人收了别人送的购物卡,因为他妈妈在消费的时候被纪检的人看到了。”在刘伟看来,对于腐败应该严惩,而对于应该有的福利,在不超标准下还应有所发放。

“现在的公务员岗位就好像围城,没进来的还是想进来,所以考公务员人数并没有真正减少,但是围城内的开始想出去了。”刘伟与妻子每月收入总共5000元左右,交了托儿费、生活费、房贷、油费等后,他们的收入所剩无几,“以前有点福利,怎么说也能攒点钱,现在一年能攒一万块钱就不错了。”

刘伟也常能听到同事在私下里的抱怨,但是都在这个岗位干了十来年,甚至更长时间,他们早已失去了年龄优势,“到企业人家也不会要我,那种工作强度和节奏可能也接受不了。”

“公务员有点像温水中的青蛙,被短暂的安逸消磨了奋斗的勇气,很多人就成为机关里那些碌碌无为人中的一个。”虽然想过变动工作,但是刘伟仍旧没有离开,他已经失去了变动的勇气。(赵喜斌)前一页[1][2]

深圳指纹锁生产厂家
隐形防盗网批发价格
三明泳衣童装套装批发
标签